卡玫基災變後再度探討大甲溪流域問題(上)

作者: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九二一震災後大甲溪流域之土石洪流災難不斷,除肇因於大自然力外,尚有諸多人為因素被忽略,分項探討如下:

大甲溪系列壩體淤積之鉅量沙石為不定時炸彈

大多數人能認知歐亞板塊之斷層錯動造成地體抬升之事實,但卻少有人注意到颱風豪雨接續雕塑地體之重要性。地震後崩落之砂石必須藉由雨水之帶動經各大流域回歸大海,否則過於高聳之地體不利於島民生存。換言之,地震颱風豪雨等自然現象對台島來說乃為必要之惡。

於大甲溪沿線建六壩,早先利用各種地利資源而在經濟上有所斬獲,然在九二一震災後卻因阻礙地體循環造成嚴重淤積,其後果是上游諸電廠泡湯,谷關、松鶴民宅淹沒;反之下游無法得到砂石之補注(圖一),無數河堤遭掏空,橋墩屢遭淘空危及輸運,后豐大橋於辛樂克颱風來襲時斷裂即為明例。此外,更嚴重之威脅在於:萬一多少有所毀損之六處壩體,撐不住淤積砂石之壓力,則有可能如打保齡球般產生潰壩之骨牌效應。筆者每於相關會議中建議台電考慮選擇性拆壩;另做做功德,出面督促沿線各鄉鎮預作逃難演練,把握災難初始一、二十分鐘黃金時間,以免臨時措手不及,但卻如狗吠火車,無人理睬。

谷關分廠復建不順,青山電廠在環評爭議中被暗地通過

谷關及青山電廠相繼泡湯之原因,分別為天輪壩及谷關壩上游淤積抬高,洪石流經由連外孔道倒灌而入。假若台電在桃芝颱風首度造成谷關電廠泡湯後,即預作防範,則七二水災所有六分廠應皆可倖免於難,可惜事與願違。

青山分廠泡水初期,台電強調會考慮生態環境不輕言復建,不過事過境遷,台電又改口必須及早復建,理由在於:水力發電為乾淨能源,無製造溫室氣體之虞。環保人士則駁以:(一)大甲溪之水資源以大台中地區民生用水為第一優先,其撥用必須徵得水利單位之同意。(二)大甲溪六處分廠之發電總量占不到全國之2%,其中谷關與青山分廠合占更不到1%,非無可取代。(三)台電若脆弱至必須藉助於谷關、青山電廠不到1%之發電量,則顯示其整體調控出現嚴重問題,有必要重新檢討。(四)各種人為設施實難攖土石流高峰,大甲溪谷關壩至青山壩之情勢尚日趨惡化,若硬要復建,難道不能讓青山電廠保留軀殼,等到脈衝期過後,且證實先前復建卻滲漏不止之谷關分廠經得起考驗後再議。(五)近年來眾多研究已證實水壩亦是二氧化碳、甲烷等氣體產生之溫床,其對全球溫室效應之貢獻高達7%,水力發電為乾淨能源之神話已站不住腳。

雖然環保人士奮戰力擋,但在九七年八月四日第169次環評大會中,新政府在未通知任何環保人士或學者專家之情況下暗中偷渡。吾人質疑到處蓋電廠的台電為能消耗掉多餘之電力,會祭出各種特惠優待,並搖身一變扮起台灣經建火車頭之角色。

中橫暫緩復建禁令被新政府悄悄推翻

硬開中橫導致山崩地裂之可怕後遺症,在四十年後之九二一地震後方始擺在

世人眼前。九三年七二水災後中橫更柔腸寸斷,行政院礙於形勢比人強只得黯然宣布暫緩復建。之後各部會單位卻陽奉陰違,以各種冠冕堂皇之理由穿梭不斷,中橫變相開通。然不管怎麼說,舊政府之禁令還是經一定之程序正義,變相開通亦僅止於遮遮掩掩而已。但如今新政府翻案,卻未經任何公開程序,亦無異議人士參與,顯然口口聲稱注重生態保育只是虛晃一招而已。

       文/張豐年(本文作者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49期會訊(2008.10.1出刊)

(編按:原稿經刪減後,分為上、下二篇刊登,若對原文有興趣者,請與主婦聯盟台中分會連絡)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