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基改食品安全的謊言(手冊版)

作者: 
郭華仁/台灣大學農藝系教授

 

跨國生技公司,以及與生技公司形成利益共同體的若干學者都宣稱,基改食品實質上與傳統食品沒有兩樣,不用擔心,吃起來很安全。但是這幾年來越來越多的真相被揭發,我們現在已經知道,基改食品的安全審核存在嚴重的漏洞,長期吃基改食品後果堪慮的證據也越來越多。消費者還能夠忽視這個問題嗎。

基改食品會吃死人。有些人會吃營養補充劑,其中可能含有細菌作成的一種氨基酸,叫做色氨酸;一般而言是沒問題的。20年前日本昭和電工公司就利用基改細菌來合成色氨酸,增加其產能。美國人上千人服用吃了該產品,就得了嗜酸細胞過多症,導致約1,500人長期癱瘓、37人死亡。美國與澳洲兩家生技公司作出了基改豆,老鼠吃了得病,嚇得公司馬上停止研發,只敢進行那些看起來比較沒有問題的基改產品,通過政府的審核而上市。

但是目前全球的基改審核都是抄美國那一套,實在令人不放心。照道理大公司提出申請以後,應該在政府的研究單位來作試驗,或者政府委託獨立的研究機關來把關。實際上的做法卻是由提出申請的公司自己作試驗,然後將試驗結果送給政府的委員會去審查。委員會若需要進一步的試驗,要求公司再作試驗,一直作到委員會滿意後,就會核准。

這樣就讓公司有作假的機會。例如台灣有進口的基改玉米MON863,在美國、日本、歐洲也都審查通過。但是2005年英國報紙報導,孟山都公司有一份秘密試驗報告被洩漏出來。公司所作的試驗結果,老鼠吃了MON863以後,血液和腎臟中會出現異常。孟山都公司卻把這個結果給藏起來,不敢送給政府審查,後來才被揭發。「報喜不到憂」,當然審核容易通過。

其次,生技公司所作的試驗,在方法上也不可靠。第一個漏洞是:試驗的時間太短。試驗是用老鼠來進行,但是通常都只做三個星期就結束。可是經過歐洲獨立學者的研究,老鼠吃了MON863經過90天以後,腎臟、肝臟等具有解毒功能的器官紛紛出現不利的影響;對心臟、腎上腺素、脾臟、造血系統等也有損害。所以政府審查的缺點在於試驗的時間不夠長。

此外,基改公司作抗蟲基改大豆的試驗,不是讓老鼠吃整粒大豆磨粉作出來的飼料,而是將基改大豆裡面,轉進去的毒蛋白單獨抽出來餵老鼠。他們的理由是轉進去的是毒蛋白的基因,因此基改大豆與普通大豆不一樣的成分只差一個毒蛋白,當然只要拿這個毒蛋白來作比較試驗就可以了。

其實不然。最近的試驗報告指出,基改大豆成分與普通大豆的成分差了約40個。20個是基改大豆有,普通大豆沒有。另外20個是基改大豆沒有,普通大豆有。所以政府審查的試驗結果,基本上在方法是不對的。基改大豆多出來的20的蛋白質,有沒有毒性呢?少掉的20個蛋白質,會不會降低營養價值呢?這些都需要更詳細的評估才對。

 

2006年蘇俄科學院女科學家Irina Ermakova發現餵食基改大豆整粒作成的飼料,老鼠長不大(圖一右邊),三週內半數死掉,倖存者還不孕,可能與睪丸病變有關(圖二右邊)。2010年另外一個蘇俄科學家Alexey V. Surov 發表的論文指出,老鼠餵食基改大豆,到了第三代,嘴裡居然長出毛髮(圖三)。這些證據都告訴我們,基改產品給人吃,目前政府的審核方式是遠遠不夠的。

除了直接吃基改食品可能有健康的疑慮外,基改大豆的種植更已經造成南美洲人嚴重的疾病。例如阿根廷從1997年種植基改大豆,面積年年擴增,到2009年已有1900萬公頃,超過該國耕地之半。大企業為了種基改大豆,數以千計的農民被迫讓出農地,整片森林的砍伐也驅離了許多原住民。這些人被迫住在大農區的邊緣,更飽受農藥的毒害。因為種基改大豆,施用的嘉磷賽除草劑超過2億公升;而其施用經常是使用飛機,加遽農藥的擴散。早在2002年,基改豆產區的居民與醫生就發現噴施嘉磷賽引發嚴重的健康問題,包括不孕、畸型嬰、死胎、流產與癌症等。阿根廷有一位胚胎學家研究證實,嘉麟塞會導致非洲爪蟾與雞的胚胎畸形,說明了為何施用嘉麟塞的地區為何嬰兒會產生臉部與神經異常。

因此有歐洲的民間團體拍攝了一部12分鐘的紀錄片,片名叫做「殺戮農場:餵食工業化農場的戰爭」。用南美洲的悲慘真相來告訴歐洲人,不要吃用基改大豆餵養出來的肉品。(見http://feedingfactoryfarms.org/)

在糧荒的陰影下,農委會告訴我們台灣肉類的自給率高於85%。可是肉類的飼料幾乎百分百都是進口,其中絕大多數是基改大豆與基改玉米。不過,這些進口的基改穀物除了作飼料以外,也不少是加工作台灣人的食物。為了健康,在還沒有科學證據保證基改食品的安全之前,我們有權利要求政府作更嚴格的審查,以及要求政府確實執行市售基改食品的標示。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44期會訊(2011.4.1)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