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繪本談核電謊言 別給孩子回不去的家園

作者: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中分會

在3月11日的今天,福島核災正好屆滿五週年的日子,邀請繪本作家陶樂蒂、黃郁欽分享反核繪本的創作理念,也介紹兩冊來自日本的新書。

對談過程中,除了繪本畫面的寓意分析說明,豐富的資訊量,也讓聽眾對核電廠內部狀況更接近實境的想像。陶樂蒂分別為大家輕輕說讀了《好東西》、《我沒有哭》、《福島來的孩子》、《天亮了,開窗囉!》、《希望牧場》,讓人緩緩進入情境,而她也在提及福島民眾的後續困境時,幾度哽咽。

不合時宜的核能發電

台灣可說太過早興建核電廠,成敗好壞,都無從引以為鑑,讓全民成為承擔後果的實驗品。在經濟起飛年代下的核廠產物,當初預估的所需電量已不合時宜,重工業出走且講求環保節能的現代,其實電力充足,備載電量甚至過多,真相即是沒有核能、也不會缺電!

長年的扭曲政策下,政府全力營運核能與燃煤發電,卻不發展綠電,捨棄豐富的洋流與太陽資源,也放任大量豬糞汙染土地與水資源,而不轉換為沼氣;更甚設計全台大型連貫電網,提高意外時多處區域需輪流停電的風險,應跟進分散電網的趨勢,並修改電業法。

《好東西》以現實生活中的核三廠作為背景,創作那年,也正好遇上核四存廢公投,藉由此書點醒核能矛盾點。早期核電廠選址荒謬,毫無地質調查考量,北海岸位於斷層帶上,也有過海嘯歷史紀錄,而核四廠外海即有八十幾座海底活火山。屬於平原地形的福島,都出現逃難不及的狀況,試問台灣金山又有多少能耐,可面對災難發生的應變措施?

 
花費成本的寓意                  地質考量的寓意

總有人僅以一度電費做比較,強調核能的便宜,卻沒有計入建造成本及後續處理成本,核四廠未啟動,即已花費2千多億的人民納稅錢,更遑論其他核廠除役成本。政府沒有善後的能力,這或許也是他們不執行非核政策的原因,更是為了停役後無編列預算的窘境而堅持著。


暗示核廢料問題無解、最末頁有堵住的寓意

使用後的燃料棒,在其後的5至10年間,皆需不斷使用水體冷卻;而美國乾式貯存場的失敗(礦坑仍是有含有水分的儲放空間),讓無乾燥環境、無永凍層的台灣,更加正式核廢料的難解問題。

回不去的家園

《我沒有哭》是本兒童角度的沉重控訴,家園景色依舊,卻存在著看不見、無色無味的輻射,孩子們失去生活空間,大人們則失去房子和謀生工具(農田、牧場),讀《希望牧場》,主角決定「養活」無法「賺錢」的牛,看見人性的真實抉擇。安全起見,許多福島男性將妻女送至遠方娘家,自己則留下投入除汙工作,許多家庭瓦解,許多避難者則不願回想、觸景傷情。

http://pic.eslite.com/Upload/Product/201602/m/635918131844396250.jpg  http://www.tipi.com.tw/images/proimg/%E7%A6%8F%E5%B3%B6%E4%BE%86%E7%9A%84%E5%AD%A9%E5%AD%90.jpg

災後產生新型社會問題,避難者們遭到排擠,遭原鄉人控其叛逃,亦遭異鄉人視其為輻射帶原者;許多女性更不敢透漏家鄉資訊,深怕影響婚嫁,蒙受恐生出畸型兒的輿論,讀《福島來的孩子》,更感同深受。

 
      不變的家園充滿看不見的輻射         小女孩失去屬於自己的居住空間

福島民眾成為棄民、遺民,其中孩童、動寵物是更弱勢的一群,2016年2月中國時報報導:已有116名兒童罹患甲狀腺癌,50名孩童列為高危險群。孩子們像被囚禁般,受到行動限制、足不出戶,讀《天亮了,開窗囉!》,打開窗戶與家門竟成為奢侈之事。

  
  孩童對未知感到恐慌         遺棄寵物是災難當下的困難抉擇

福島災後雖有除汙行動,卻將一袋袋的汙土置放社區或學校空地,政府以消極態度,聯合媒體(包括NHK)打造一片祥和太平,報喜不報憂,兒童活在「被曝」風險。治標不治本的碘片,只能保護甲狀腺,其他內臟仍受不同放射元素傷害;且須在曝後六小時內內服用,但無論日本或台灣,核安事件總在保密後的數個月才被揭露,實然緩不濟急。如電影「A-BC」中提及的:「為了便利的用電,你願意用多少孩子來換呢?」

 

講座的最後,黃郁欽老師表示,反核繪本較適合向10歲以上的孩童說講,而兩位作家都強調獨立思考的重要性,試著去看見凡事的正反兩面。陶樂蒂年輕時即接觸核電相關資訊,在台電任職的父親更帶給她基本的電學概念,311災後更藉由湧出的資訊量,看清核能謊言。她對聽眾說:今天真不想做這些沉重的分享,卻又該說出真相,為了無辜的下一個世代,廢核刻不容緩!

 

【主婦動員令】3月12號!廢核遊行─全面廢核,面對核廢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