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荷蘭風鳥綠能合作社

作者: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低碳綠能組主任 吳心萍

荷蘭,和台灣有相似的土地面積,也同樣有一群靠海生存的人民,但在能源的版圖上,有著比台灣更為民主的模式。此次赴荷蘭訪問再生能源合作社Windvogel,希望能給台灣在能源自主上更多的啟發。

從抗拒到行動

荷蘭,是個多風的小國,許多人對荷蘭的印象之一就是風車,因此風力發電是荷蘭推動再生能源的首選,但要將風力放在人們居住的社區,並非易事,因為風機有低頻噪音和炫光的問題。而許多再生能源合作社所採取的方法,就是邀請居民一起參與。

Windvogel再生能源合作社,採取的方法就是讓有意願者以50歐(約2000台幣)入股,風鳥的主席Siward Zomer表示雖然50歐並不是一筆大錢,但當居民開始投資後,對於再生能源的態度就會從抗拒、質疑,轉變為關心”自己的投資”。

圖1、本次赴荷專訪的風鳥合作社主席Siward Zomer

Windvogel在荷文的意思是風鳥。歷史可追朔到20多年前,一群基督徒在宣揚如何有更永續的生活、永續的發展,但講久了,大家開始覺得也該要採取些行動了,於是25名教友在自己的社區裡豎起了風鳥的第一支風機。爾後,風鳥今天發展成為一家有6座風機的再生能源合作社[1]

從民間開始

荷蘭和台灣還有個類似的地方,也是高度依賴化石燃料,雖然荷蘭依賴的是較為乾淨的天然氣,但也因擁有了天然氣田這項寶藏[2],荷蘭少了點推動再生能源的動機。可以說,在經濟上,荷蘭排名在歐盟前段班,但論到推動再生能源,荷蘭則掉到了歐盟的中後段班(見下圖)。Siward Zomer說荷蘭的再生能源只有5%,其中2-3%是風能,他認為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圖2、歐盟各國再生能源排名及比例

資料來源: EurObserv’ER, 2014 (www.eurobserv-er.org)

但即便如此,相較於台灣,荷蘭民眾推動綠能的意識還是較高。其中一個原因是電力自由化後,讓民眾可以有較大的自主空間,荷蘭在歐盟1998年推動電業自由化後,即有多家能源公司提供電力,民眾可以在網站上選擇電力公司,網站上有價格等透明資訊,據荷蘭民眾John表示,隨時改選任何一家電力公司都不是大問題,也不需要另外施工牽線。

圖3、荷蘭電價比價網站上列出29家電力公司名單

資料來源:  energievergelijken.nl

圖4、 點擊電力公司標誌後,可看到電力公司基本資料及發電配比

有些電價比價網上(如圖5中紅框處),還可以輸入家庭人口等資訊,網站就會幫你推算出能源需求。

圖5、荷蘭能源比價網站(Price wise)

來源:price wise.nl

不過,發電端雖是自由化的,荷蘭的電網仍然是寡占的,也就是說,在荷蘭多付出的綠能電價,並不保證使用到綠能。但荷蘭政府有徵收再生能源稅,可能因此讓民眾有了參與感,因此仍有荷蘭民眾願意選擇費用較高的再生能源。

另外,荷蘭也有特別針對再生能源提供媒合服務的網站,如vandebron公司,網頁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生產者,及電價等資訊。Siward Zomer表示vandebron的做法本身雖無法保證消費者使用到100%綠電,但這樣的行銷策略和管道,對推動公民電廠是還有很大幫助。

圖6、綠能交易平台Vandebron

資料來源: vandebron.nl

小型風機在荷蘭社區

此外,Siward Zomer表示,現在的小型風機已經突破眩光和噪音的問題,這也是讓荷蘭居民對風機接受度提高的原因之一,其次,風能的發展仍有較高的政府支持,附帶一提,在荷蘭,再生能源躉購費率為風能>生質能>離岸式風力,最後才是太陽能[3]

太陽能

雖然說荷蘭政府最大力推廣的不是太陽能,但這趟拜訪荷蘭,還是發現有許多屋頂裝設了太陽能板,住在當地的華僑Oscar表示,他的同事也才剛裝太陽能板,裝置容量為4KW, 成本為6000歐 (約22萬台幣),而當地的太陽能所發的電,多為自用,原因除售電不太划算之外,荷蘭電價平均為0.2歐每度(約7-8台幣),隨著太陽能成本降低,民眾越有裝設的意願,粗估即便發電效率只有25%,也可約7年回收。因此,要讓再生能源廣泛被接受,除了期待民眾的自覺之外,經濟誘因絕對還是不可少的。

圖7、荷蘭社區裝設太陽能板情形(攝於Hoofddorp)

小國也需要能源民主

訪談中問到Siward Zomer為甚麼會認為荷蘭這樣的小國裡,能源也應該朝獨立、民主、分散的方向發展呢?

Siward Zomer表示「再生能源是共有財 (common goods),不是私有財 (private goods)、公共財 (pubic good) 或少數人享有的俱樂部財 (club goods)。」每個人都用到電,而當電的來源是大自然給的太陽及風時,為甚麼產電的利益,卻只被大企業獨佔呢? 他並說,現在荷蘭在推動離岸式風力發電幾乎都是外國大企業包辦,但同樣在希臘 ,人們就在大型風機旁,立了”風力是我們的”牌子以示抗議。Siward Zomer 說,風鳥希望有一天也能夠有公民的離岸式風力發電機。

給綠能合作社的建議

Siward Zomer 表示,他看過很多有熱情的NGO都希望能一步到位改變世界,但這樣的雄心一但碰到挫折就不容易再起步,他建議我們先找一個執行度高的專案先開始就好,如風鳥就從自己的社區開始架設風機,成功後才慢慢擴展。

心得

荷蘭和台灣有一樣的土地面積,一樣對化石燃料依存度高,但一來因電價高讓人民有使用再生能源的意願,另一方面也因民眾自主性高,讓荷蘭民眾即使有歐盟共享電網之便,也仍然認為有獨立發電,而不願大財團寡占利益的思維。而台灣,並不像荷蘭擁有天然氣田的優異條件,更沒有和其他鄰國相連可供調度的電網,因此發展再生能源對我國來說,還有更深遠的能源自主的意義,但若電價維持在全球工業部門第四低、住商部門第三低,仍然很難有誘因去推動再生能源。


註[1]: 實際上風鳥現在只剩4架風機運作,另外2架因使用壽命已過而沒有運作,另外風鳥在德國也有推動太陽能發電。

註[2] :荷蘭擁有西歐產量第一,也是全世界排名第十的天然氣田。

註[3] : 現在太陽能的補助已取消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