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災後的食品安全現況 /湯琳翔主婦聯盟基金會研究員

作者: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南部專員蔡宛臻

2017台南分社綠食育議題志工培訓

委託單位: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

執行單位: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2017年綠食育培訓課程,6月20日日本核災後的食品安全現況在主婦聯盟合作社永康站舉行,講師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研究員湯琳翔分享在去年底,親自前往福島、東京等地,進行訪問調查,帶回了與當地團體互動、採訪調查的經驗。

什麼是輻射呢?

在自然界中具有能量的原子,因為組成不安定,會不斷釋放能量,這就是輻射。如果這些原子從體外直接對我們射進能量,就會對人體組織產生破壞,如果把這些不安定的原子吃進去,它會留在體內持續對包圍它的人體組織,四面八方射出能量。

游離輻射(α、β、γ、X射線等), 字母越小傷害越大,越強的射線越容易被阻隔,像會放出α波的原子,你只要拿一張紙,便沒辦法穿透。

輻射又分為自然核種、人工核種,自然核種像香蕉、人體裡面有都有鉀40,所以如果拿輻射儀器測人體,是測的到輻射;人工核種(碘131、銫134、銫137、鍶90)人工核種較容易累積在身體裡面。

為什麼要吃碘片?核災時,最大量衝出來的就是碘131,它會累積在甲狀腺,而當你吃了正常的碘,身體就不會吸收不正常的碘。

輻射對健康的傷害

100毫西弗以上稱確定效應:發生機率相當低,除非是發生核災的核電廠裡,確定效應會造成不孕、血球細胞減少、皮膚受損、器官嚴重發炎、死亡等;100毫西弗以下稱機率效應:誘發細胞突變造成癌症。對於輻射,不要過度恐慌,生活中有需多必須的輻射,像X光、吃香蕉也有輻射,重點在控制輻射的劑量。各國保障人民健康,都會設定保護水準,大約一年一毫西弗。

各國進口食品中輻射管制標準

目前台灣食品輻射限制50-100貝克/公斤,相較於歐盟150-1000貝克/公斤,為什麼會訂這樣的標準?保護原則是一毫西弗,計算各國國家人民平均吃到汙染食品的量會有多少,相對的歐洲吃到汙染食品的機率較低,所以標準較寬鬆。

主婦聯盟基金會,推動輻射食品議題

2011年發生福島核災,2012年政府想把其他食品的貝克標準放寬到600貝克, 2012年日本政府把基準加嚴到100貝克/公斤,如果台灣放寬標準,將會造成汙染食物傾銷至台灣,2012年8月主婦聯盟基金會站出來反對並要求:提出食物輻射安全容許標準的健康風險評估、公開研訂標準流程並召開說明會、公佈進口食品來源與食品輻射檢測報告。2012年11月政府回應停止「食品中原子塵或放射能污染安全容許量標準」修正程序;現今上食藥署網站,隨時可看到每一天日本進口食品的輻射檢驗報告。

2013年日本東電承認持續排放核污水,主婦聯盟基金會2013年9月召開『核污水超標 SEA FOOD變「死符」? 』記者會,提出: 提高進口食品輻射含量抽檢率﹑每日更新食品輻射檢測報告、公佈含有輻射的進口食品檢測數據與商品資訊 。2014年主婦聯盟基金會舉辦 台日食品中輻射量測技術與現況交流會。

2015年3月台灣爆發廠商疑似申報不實、擅自改標,違規輸入福島5縣的食品。主婦聯盟基金會站出來發表聲明【莫再跳票,現在立即履行輻食把關三要務】1.五縣市之外、八大類進口食品需檢附官方輻射或產地檢測證明的政策,並盡速通過;2.在面對我國進口日本食品量極大,且尚未規範檢附日方相關無輻射證明之下,即應立即加強抽檢人力與數量;針對國內與國際上常檢出或高風險項目應立即禁止輸台。終於得到政府回應,重新公告「2015年5月15日起自日本福島5縣以外輸入食品,應檢附產地證明,特定地區之特定食品應再附上輻射檢測證明」,也就是現在就實施的雙證措施。

2016年11月政府在立法院報告即將開放福島以外四個縣食品可以進來台灣。那到底為什麼要開放、怎麼去評估要開放沒說明清楚,惹來爭議,更糟糕的是政府在11月連假三天辦十場公聽會,被認為是程序粗糙的決策。當時三天在全台灣開十場公聽會,幾乎是沒有一場開的成。

2016當年主婦聯盟基金會也決定要到日本看看日本的現況,到日本五大縣拜訪對象,生產者、消費者、學者、自主檢驗團體、環保團體。花了六天的時間拜訪了12個團體。

拜訪前,想先了解日本核災區的食品安全狀況,對方反問:「你們的核災區是哪裡?」並回應,除了福島以外的四縣食品,都已經在供應給東京了。阿湯指著地圖說:「這是給我們的第一個震撼,原來我們定義的核災區與日本定義的核災區是不一樣的。」

日本現況

在東京超市,隨手可得從台灣認為是核災區除福島以外四縣的食品,這些我們在台灣覺得很可怕完全禁止的食品,卻在日本超市出現,那是日本人不怕死嗎?支持災區?事實大家都不想吃到被汙染的食品的,而這些在超市出現的食品,都是經過一定程度的安全檢驗。

環境在復原嗎?

核災汙染大致得到控制,但是還是有許多的死角,目前日本持續做環境監測,先去了解哪些地方輻射劑量高,才能對症下藥去做除汙的工作。當時核災大量釋放出來的碘131、銫134,他們的半衰期較短,碘131半衰期8天,銫134半衰期2年,經過時間自然衰變,使的劑量大幅降低,但像半衰期較長的銫137,還持續在釋放能量。

輻射除不盡,颱風吹又生,輻射是無法用人為的方式,我們剛剛講的除汙只是將汙染移走,讓這個地方的劑量低一點,深山、森林、水體等自然環境輻射劑量偏高, 所以來一場暴雨,深山高汙染的物質被沖刷出來。

除汙的資源是相當有限的,在拜訪的過程中遇到一位媽媽,他在2011年申請除汙,到2016年才輪到他。所以日本輻射檢測團體、自力救濟的團體相當多,因為等政府,自己來比較快。有民間自主測量,測量學校附近的空間線量、孩子上學路線,將檢測儀器綁在娃娃車上,一路檢測,為了避免孩子接觸過多的輻射,若偵測到輻射過高的地方請政府除汙。

生產者如何克服汙染?

「污染的產地就會產出汙染的食材?」琳翔拋出這個問題。

生產者是比誰都還想要快點恢復生產,他們努力克服問題。銫134、銫137只會停留在土壤表面5-10公分的距離,移除汙染的表土來移除汙染。多施用鉀肥、灑沸石,研究發現,只要在農田多施用鉀肥,作物就會先吸收鉀肥而不會去吸收放射性銫,所以可以種出幾乎不含銫的農作物,像小松菜。研究各種作物、土壤性質的輻射移轉係數,有一些作物不太會吸收銫,像是蘿波。福島市9萬筆的自主農地調查、千葉縣柏市的土壤自主調查、作物自主送驗。

安全安心的柏產柏消圓桌會議

柏市原本有許多小型地產地銷農家,災後因不知產品是否安全而銷量大降,使農民的生計陷入困境。日本政府說100貝克/公斤以下是安全的,為什麼消費者還不買?現實就是柏市是受污染的地方,除非就不要種,許多農民因此得到憂鬱症,有些農民因此自殺。消費者要改變選擇、移動,相當容易,但農民呢?他能怎麼選擇? 柏產柏消圓桌會議召集柏市附近的生產者代表4名、通路業者2名、餐飲店代表2名、消費者3名、檢測業者1名所組成的圓桌會議,共同協商消費者與生產者能夠認同的標準(20貝克/公斤),從2011年7月到2012年底,1個月1次。邀請大家共同進行土壤與作物的自主檢測。這樣的共同檢測,奪回當地居民的信任,使地產地消再次被接受。

福島米每年1000萬袋的全袋全量檢查,2015年超出100貝克/公斤已降到0.0007%,2016年超標的已降到零

琳翔:「我們想要告訴大家的是,福島是這樣在檢測他們的米,我不是要告訴大家福島米有多安全,而是要將這樣的資訊帶給大家,福島的改變,我們不能一直將印象停留在福島核電廠冒煙的畫面,就說福島的東西都不能吃。」

水產品都是汙染的嗎?

日本的水產廳有定期檢測並公布數據,說明那些地區的漁獲受到多少汙染,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底棲類的水產汙染情形較嚴重,但不會超標,其他地區的魚汙染情形就少很多,野生淡水魚才是風險比較高的群體,到去年都還有驗出超標的情形。

日本的消費者怎麽面對風險?

日本人都吃100貝克的食品?日本團體制定標準,像磐城放射能市民檢測室自主標準趨近於0貝克、日本消費者聯盟在福島的消費合作社會員自主標準4貝克/公斤、「安全、安心的柏產柏消」圓桌會議自主標準20貝克/公斤等等。標準不是安全、不安全的根據,輻射防護標準沒有安全值,只有可容忍值,官方標準只是最大公約數,民間可以自訂更嚴格的檢測標準

生活俱樂部輻射檢測機器,目前有六台機器,發生核災後,社員都會質疑在生活俱樂部流通的食物,因此生活俱樂部加買儀器,並自訂標準,檢測不安全就下架,想辦法給社員最安全的食物。

還有店家店面有檢測實境秀,消費者:「在別的地方我不敢買,我只敢在這邊買。」反核社長為什麼願意賣核災的食品,社長表示,很多供應給我的農民,核災之前就合作的很密切,難道災害後,我們就把他們一腳踢開,社長覺得不對,所以開始自主檢驗,他要告訴消費者,你可以安心地買我這邊的福島食品,因為我經過這樣的檢驗,我的標準比日本政府還要嚴,之前日本政府一直呼籲民眾多去吃福島食品,支持福島復興,光講支持走不遠,檢驗後安心才吃。

日本消費者聯盟社長是反核的,他做檢驗,提供給民眾,讓民眾去自由選擇,重點前提是經過檢驗,日本消費者聯盟還做體內輻射累積量檢驗,社員吃社內的食品吃很長一段時間,檢驗結果體內累積並沒有比較高。吃社內有檢驗的食品,長期以來累積量是不會有不應該用地名判斷安不安全,而是用檢驗去判斷。

政府到民間綿密的檢測機制,從福島到四縣有很多民間的團體、超市、農會、通路和合作社有自主檢驗與標準,從環境監測、食物檢測、體內體外暴露量調查、健康檢查等。

沒有訪調對象有拿出證據去證明「100貝克是不安全的」,但很多人對100貝克感到不安心,畢竟,假設輻射防護沒有安全值仍是比較妥當的作法,當政府的標準沒有產生安心的效果時,那作用在哪裡?我們要安全還是安心呢?自主檢驗和自主基準才是確保安心的主因,沒安心就沒安全。

開不開放?

四縣食品仍有風險:雖然汙染較輕,但除汙、降低汙染移轉、官方與民間的檢驗體系與數量、健康檢查與體內受曝的研究也都比較少,相較於福島這四縣的風險是不明確的,應先釐清四縣食品的風險,而不是貿然的去開放。區域管制無法包含輻射污染流動的現況:依照品項的風險程度做管制是較為合理的作法,但前提是必須要對個別品項的風險狀況有掌握能力。政府應積極蒐集五縣地區所做的健康檢查及體內暴露調研結果

要談開不開放之前,應該先了解日本現在的狀況,很多人的記憶還是停留在福島電廠冒煙的畫面,才去決定自己要不要買,才去支持政府要鬆綁還是要嚴管。

關於開放,我們可以想得更多

支持!知道日本很努力了風險我可以承受大不了少吃點日本食品;支持!知道日本很努力了支持災區的重建;反對!我知道日本很努力但我還是覺得不安全或不想冒險;反對!我認為日本食品安全但我希望政府告訴我我們獲得什麽;反對!我認為日本食品安全但日本政權持續擁核我就不支持

你可以有很多想法,我們希望讓大家知道,這六年來日本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再去作決定。你可以選擇完全不吃日本食品,但核災發生你無從選擇。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