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迷思-生質塑膠環保嗎?

作者: 
徐美秀/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生質塑膠(Biomass Plastics)是利用玉米、小麥、馬鈴薯等所富含的澱粉、纖維素為原料,並運用生化科技,經過精煉、發酵、合成等程序和其它可藉由堆肥過程分解的聚合物所形成的聚乳酸。它根本就不是塑膠,但與一般的塑膠有類似的機械性能與物化性質,外觀與材質看起來與PET聚酯材無異,所以也可以做成塑膠袋、包裝容器(超市蛋盒、生鮮托盤)、市面上常見的透明杯(思樂冰中/大杯的飲料罐等)。
 
除了包裝材的用途,為營造環保的綠色形象,世界各大廠牌也有應用在消費性電子產品,譬如:2004年日本的富士通所生產的筆電外殼就全面使用生質塑膠、還有日本pioneer所研製的藍光光碟片基材就是使用玉米澱粉化合物、SONY隨身聽的機身主體採用植物原料是以玉米和馬鈴薯為主。
 
Wal-mart公司早就將PLA應用於蔬果類包裝、歐洲的Marks & Spencer, Auchan,Co-op Italia和Delhaize、韓國的E-mart以及家樂福等已使用PLA作為農產品的包裝材多年。還有,生活用品(如尿布)、休閒產品(如水壺、運動鞋、滑雪靴等)、汽車工業(內裝飾板、被胎蓋等)。2008年全球生物可分解塑膠的產能大約是30萬公噸(計有PLA、PHA、PHB、PHV、PHBV),約占全球傳統塑膠用量(2.3 ~2.4億噸)的2%,因為目前使用量小尚未達到回收處理的經濟規模,所以各國大多以成本低廉的焚化方式處理,回收來堆化肥者反倒不敷成本。PLA由美國的Monsanto所研發出來,為受阻的基改作物改以『非食用』性質尋求新的去化管道→生質塑膠。美國本土並不多,歐盟對PLA的應用相對保守,有些還甚至禁用。
 
生物材質塑膠(Bioplastics)是新近發展的一種綠色高分子,截至於目前為止,台灣還無法自行研發這種產品,所有的生質材料百分之百完全仰賴進口,這又和我們的石化能源有98%是靠進口而來是一樣的困擾。
 
台灣所進口的生質材主要是PLA,其生產過程當然會比一般的傳統塑膠消耗能源少(譬如:製造1kg PLA只需要58MJ能源,但是PS則需要耗能85MJ,PET/PP/PE則需要80MJ),也相對的有較低的排碳量(譬如:生產1kg PLA會產生1.8kg CO2,但是PET則會產生3kg CO2。),同時水量的使用也比較少,(譬如:生產1kg PLA用水量約50kg ,但是PS則需要150kg),所以有人稱之為『綠色塑膠』。
 
我國的生質塑膠市場的接受度是在郝龍斌任署長時所極力推行的『限塑政策』之後,當時除了紙餐具極度缺貨,眼尖的商人以環保自許,自國外引進成本不便宜的PLA以為因應。加上商家或企業主的綠色形象考量,所以漸漸行銷起來。
 
環保署的統計,97年一年的使用量約1,500公噸,後續應該會持續的增加。這些沒有回收標誌的廢棄物,本應與一般垃圾一起焚化處理掉,但是因其外觀不容易與傳統塑膠作區隔,一旦參雜混入回收系統之後,猶如搗蛋的攪局者,造成一般塑膠二次料的品質不良,足足讓回收處理的廠家傷透腦筋。所以環保署依廢棄物清理法於今年3月1日開始,公告生質塑膠為應回收廢棄物,並要求製造業者依廢棄物清理法第19條規定加強生質塑膠材質容器的辨識度(除了回字型的回收標,還要三角型的塑膠回收標誌,其中間的符號為『7』,三角型的底下也要標示『PLA』)。同時要求責任業者成立共同回收組織,採自行回收方式。
 
以傳統塑膠容器每年回收量約17萬公噸而言,生質塑膠約占不到1%(1,500公噸/PLA年產量),因為量少無法達到回收處理再利用的經濟誘因,大多採用又快又便宜的焚化方式處掉,那麼又何異於所謂的『一次用產品』?根本與當初的環保訴求背道而馳,也讓環保署規畫的『全分類、零廢棄』前功盡棄。生質塑膠的循環機制,必須要在特殊的環境下才能夠分解,也就是要在密閉處理廠以厭氧菌使其分解。在堆肥的過程中,不但費日耗時而且也會釋放甲烷,所以說PLA環不環保還頗具爭議性。
 
當初生產廠家極力遊說推廣之際,並無詳盡的後續回收處理和再利用的機制,環保署就應該為環境把關,斷然拒絕才是。何況,對於基改作物所造成的廢棄物,在焚化與掩埋或自然分解的過程,是否將會造成環境的二次汙染都沒有釐清。只如今,環保署應給責任業者一定的壓力,促使其加速推動自主回收再利用管道,以符合資源循環型的環保理念。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38期會訊(2010.4.1出刊)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