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分媽媽的許諾

作者: 
文:陳裕琪(本會副董事長);圖:秘書處

大四那年寒假,閒暇在家,弟弟拿了份報紙給我看一則社會新聞〈主婦店前抗議,西方速食價格太高!〉。新聞寫著有一群主婦拿著標語,戴著口罩,到速食店門口站崗,抗議西式速食產品價格太高,要求業者降價……。那是解嚴前的台灣,是主婦初試啼聲,關心公眾事務的首發。幾天後(1987 年 1 月 6 日),「主婦聯盟」正式成立!

看到那則新聞時,我正在「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擔任義工,協助他們進行各種市售商品的市場調查。包括:記錄商品成分、查價,或採樣購買特定商品,帶回實驗室,進行下一步的檢驗工作。這是當年最具公信力的團體為消費者權益把關的社會參與模式。但是,街頭抗議?拜託!

我知道街頭抗議在西方社會見怪不怪。台灣那幾年,衝撞體制的事件亦時有所聞:反公害團體圍廠抗議、街頭狂飆,送鐘到總統府事例,這種搏取生存權與爭取民主的運動,確有在民間悄悄醞釀著、蓄發著。

但是這些「穿得漂漂亮亮」的媽媽連續兩天跑到街頭抗議,到底是為啥?

農曆年前夕,我決定親自拜訪這個組織。我永遠忘不了當年我青澀生疏地說出的話:「我不是家庭主婦,我只是一個學生,我想加入你們。」

從那一刻起,我一腳踩進這個大家庭超過28年,變成「主婦聯盟」的女兒。

臨沂街69號地下室被分割成四個空間,兩間是給漫畫家李沛及敖幼祥使用,中間區域是僅能容納十來個人的會議室,旁邊又隔出一個獨立空間,大約 7 、 8 坪,放了 4 張工作桌、一張充當會議桌的餐桌,左右兩道牆分別是書架與記錄整個團隊分工的黑板。這就是「主婦聯盟」第一個家!

抗議速食業事件後,主婦們成了「媒體寵兒」(再提醒:當時尚未解禁,一份報紙三大張、電視台才三家)主婦們開始忙碌工作,每天都有好幾個議題討論會同時進行著。其中一項被列為主要工作的便是「舟山路30巷台大教職員宿舍垃圾分類示範區」,這計劃由王保子、王昭美主導,目的為督促政府建立垃圾分類,資源回收法規與制度。[1] 經過數月,眾人辛苦推動,示範計畫漸漸有了成果,我們也多次赴公署督促立法腳步加快。[2]

成立屆滿一年,主婦們給自己辦了一個小小的慶功宴,同時推選王保子為「一百分媽媽」[3]。眾人為她「加冕」,獻上媽媽親手編製的鮮花皇冠,感謝她長期付出的辛勞,特別是以一位日本媳婦,如此用心深愛台灣土地,更難能可貴。歡慶中,還送給保子媽媽一張 A1 大小的地圖,由舍弟陳建銘手繪「垃圾分類示範區」地圖,圖中央立體的保子媽媽模型正東奔西跑、四處宣導垃圾分類資源回收觀念,模樣相當逗趣。

由一場為消費者發聲的公民運動起始,展開反核、護樹、能源、食安,到食農教育的社會參與,「主婦聯盟」已走過四分之一個世紀。未來之路漫漫,環境問題愈加沈重。永遠自許:不忘初衷!不忘初衷!




註[1] 這個計畫的內容請參閱第268期會訊。

註[2] 當時環保署尚未改制,稱衛生署環保局,該局直到 1987 年 8 月始升格設署。

註[3] 這是引用馬以工教授所著的《一百分媽媽》,該書列舉關心環境,付諸行動的一百種方法,其實只要拿三分就及格了。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