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群像]逝去的她者--彭婉如

作者: 
范真琴/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一開始,我是在主婦聯盟聽婉如的演講、上她的寫作課程。日後聊起才發現我們是同校同系的學姐妹,又都是外殼堅硬的巨蟹座,這個巧合立刻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她玩笑著說不准我上她的課:「妳坐在那裡聽,給我很大的壓力耶!」但我知道她是充滿自信的。多年下來,從她身上學到了清晰的女性意識與婦運精髓,婉如,是我志工生涯的益友與啟蒙導師。
 
站上講台,婉如隨時在傳達男女平權的觀念。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整理出千古以來傳統對女性的歧視,單從造字就足以窺見一二。譬如許多負面的文字,嫉、妒、奸、姦都是「女部」,但那一項不是男人都有份?「中華」文化頑強的父權心態,根深柢固的男尊女卑,讓婦女的地位始終低落。她的信念,正是追求公平正義、性別平等。她也自我解嘲,父母為她取了如此溫柔的「女部」名字,長成後卻與他們的期待大相逕庭。
 
主婦聯盟的志工們同質性高,婉如犀利、敏銳、冷靜、理性的人格特質確實顯得另類。80年代,社會上還籠罩著剛解嚴後的不安定氛圍,白色恐怖的記憶、長年的洗腦教育、照護家人的角色,都讓身為家庭主婦的我們對政治還存有疑懼,不自覺的低調或刻意避談。唯獨婉如直言,「基金會不能一直停留在垃圾分類的階段,否則分了半天卻被丟到同一個掩埋場,那有甚麼意義?所有的環保議題最終都會碰觸到政治,唯有制度化、立法通過,成為國家的政策,大家的努力才能真正落實。」

 
1996年11月30日,婉如不幸在高雄殉難。身為民進黨婦女部主任的她,遇害前還在為黨內「婦女參政四分之一保障條款」奔走。捍衛女性權益,是她堅定信守的領域;維護婦女的人身安全,鼓勵婦女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是她推動的目標。當時整個社會受到強烈的衝擊,主婦聯盟更為失去環保、婦女、社會運動路上的好夥伴而極度哀傷。

爾後的日子,婦運界結合各方力量,施壓立法院通過「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性別平等教育法」;催生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委員會」、教育部「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通過「婦女政策綱領」與「婦女政策白皮書」,正式成為台灣婦女政策的藍圖。「彭婉如文教基金會」的成立,延續婉如未竟之志,讓社區照顧的網絡遍及各地。

紀念婉如,期許台灣終能成為「善待女人與小孩」的安全島。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