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16歲小孩談核電】親愛的孩子,我是這樣反核的!

作者: 
陳婉玲/崇光女中教師

 

親愛的孩子:

你擁核,我知道!

16歲的孩子勇敢做自己,我以你為傲。你身邊的同學有的人覺得談論這個議題掃興又無趣,或覺得讀書之外核電去留是大人的事情,抑或以為反核愛台灣的口號是個挺夯的流行。

我眼中的你,是個真切地為這個大地著想的人,所以會花心思找尋自己所深信的。儘管我們彼此所相信的不一樣,但憑你的這份感情,我知道你有著和我一樣心,所以也請你聽聽我怎麼說吧!

孩子,我反核!但我的理由不是認為核能很危險。

我們一來一往討論許多次,所有坊間找得到的資料與數據不用在這兒重複一次,就讓我們思考事情直接切入原點。你分析過核能的原理,發現核分裂確實是極妙的反應;我連鈾-238和鈾-235都搞不清,如何用科學的角度告訴你這不可行?

然而,我親愛的孩子,一個小小中子撞擊出深奧的巨大力量我也不認為它危險,用來發電可能還是個絕妙的點子。只可惜平凡人類並非同樣地擁有神奇的能力,無論它多麼經濟實惠令你著迷,我想你也同意,人還不能建造一個保證安全無慮的空間自如地駕馭它。

孩子,我反核!但我的理由不是貪生怕死。

你說,沒有一個地方保證安全無慮,為何特別認定核能發電廠會發生意外?我思考核能發電從來就是跳脫生死,核能電廠是人類的科學實驗室;人們突破極限的過程中,總是要從失敗中研究成功之道,所以核能發電如果要發展出圓滿的結果,這個過程毫無意外的必定會經歷。當然所謂的意外可大可小,如決策者以你我做為成功的賭注,付出健康甚且生命就當作是小小的貢獻。

然而,我親愛的孩子,核能發電並非沒有取代之道,蓋不蓋核電廠也不影響核能的研究,如果大家都疼惜這個世界,我們就有千千萬萬年等待科學家找出解決輻射與核廢料的問題,而不要眼前用千千萬萬的生命去押注。我想你也同意,雖然沒有決定權,但我們應有選擇權,我希望能選擇相較之下安全的方式製造自己使用的電。

孩子,我反核!並不是因為仗著儲備電力足夠。

你說,關於發電我們沒有太多選擇的餘地,水力、火力、綠能源…沒了! 反核人士提出台灣依靠核電的發電量並非想像中的大,而且以台灣儲備電力的量就算沒有核電也是足夠,這真讓你氣急敗壞。儲備電力要能供應急時之需,一開始沒有核電當然足夠,只是坐吃山空的疑慮怎沒人關心? 而核電是小兵立大功最快且大量的電源供應法,仰賴天然資源的其他發電法再怎樣也得靠天吃飯,能隨時補齊缺口的只有核能發電。

親愛的孩子,這點確實是罩門,但無論反核或擁核我們都被模糊了焦點,電力跟核能混在一起實在讓人思路不清。如果覺得電力如此重要,就該以維持儲備電力的安全量為最高準則。我想你也同意,許多人由奢返簡難,不願意正視根本的問題,電力足夠與否最直接的相關在如何消耗,後續才是如何製造。

孩子,我反核!並不是因為反核運動。

你說,所有的社會運動所提出只有單個面向,就像對儲備電力的認知一樣,你對這樣的操縱極度反感。反對的聲音總是最容易挑起群眾情緒,而當這股潮流越被公眾看見,盲從的情況就不能避免,這真的令人無法容忍。看到你的激動,我完全可以體會,百分百認同。如同我一開始所講的,你我只是所相信的不同,希望世界更美好的出發點卻是相同的。在你眼中盲從的人,他們接收到什麼訊息就不假思索地相信,看似毫無思考其實是觸動到了他們所關心的重點。反核對我來說從來就不是個運動,然而一個議題迫切需要大家共同來思考的時候,走上社會運動的路勢在必行。

所以,我親愛的孩子,為反對而反對是一種盲從,但為所相信的去爭取則是起而行。我想你也同意,你我討論的重點是反核,而非反核運動。

於是,孩子我說,我反核!是因為相信你們。

經過幾回合的討論,一番的腦力激盪讓我了解到其實你並不擁核,你希望冷靜而持平地看待這件事,而我將持反對意見的人歸類於擁核感到慚愧。我很欣慰你不是帶著年少的傲氣來質疑你眼中無知而易被煽動的大人,你無非想透露出警訊,提出其中未能考慮周全之處。

親愛的孩子,我何嘗不是?如果這番思考能提醒所有的大人向孩子求救,對,你沒看錯,是求救!

我們需要你們一起思考這個,因人類過度自信與進步所產生的難題,於是我們要做的就是開始與所有的你們對話。這個奧妙的核能,我們這一代要承認還無能為力,因此我們不能使用它。但是我並不覺得氣餒,因為我相信只要這份覺醒讓你們感受到了,你們這一代將會用同樣的心情,在科學並非無所不能之時,持續尋找更美好的可能。

因此,孩子,我是這樣反核的,是的!

 愛你的媽咪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