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19歲小孩談核電】天火對話錄

作者: 
陳裕琪/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常務董事

今年3月9日反核大遊行,我和先生身裝反核T恤加入中台灣遊行,19歲的小威必須趕往畫室,卻先陪我們到現場,除了加油打氣,也感染這股前所未有的反核熱度。

在我們家,核電問題似乎是心照不宣,卻也從來沒有坐下來認真談談彼此想法。我遲疑著該如何告訴他「我所知道的」,殊不知兒子反倒告訴我許多「我所不知道的」,於是,我將這段對話實錄完整記載如下。


媽媽:「小威,能談談你對核能發電的知識嗎 ?」

兒子:「學校有教喔!核能發電是利用大量高溫與高壓的蒸氣來推動渦輪機,這種熱能是利用鈾燃料進行核子分裂而來,運作過程是很複雜的科學技術,可能產生的問題也還是人類無法駕馭的。」

媽媽:「例如呢?核電可能產生什麼問題嗎?」

兒子:「發電廠只要管理不當,平時就可能釋放輻射線;若遇到核子事故,那種災難是巨大到無法控制的,例如福島核電廠因為地震引發的海嘯就形成爐心熔毀、氫爆,最後釀成大量輻射外洩。我還記得發生福島事故之後幾天,妳買了好多乾糧和罐頭食品,妳是不是擔心我們的安危啊?」

媽媽:「哈哈,當時我的確買了許多”避難”貨品,像是餅乾、罐頭、水、雨衣、口罩等…,然後天天擔心風往哪裡吹?若往南吹,住在台灣的我們是不是要開始緊閉門窗?若往東吹,當時住在美國的你,怎麼辦?我還一度想讓你早點回台灣,全家人守在一起…,是不是反應太過度啦?」

兒子:「當時我確實有點哭笑不得,但是,媽媽,妳的擔心是事實。不過,我想我們早就吃進許多含過量輻射污染的食物了。」

媽媽:「小威,既然談到核災,我想知道你對核電的態度?」

兒子:「核能發電太複雜了,既是一項人類智慧重大發明,卻也併發許多目前人類能力無法解決的問題。除了核災,核廢料問題更是棘手,全世界都找不到貯存的場所。使用核能發電就像小孩玩大車,玩不起的。所以,我反核!」

媽媽:「具體來講,你會怎麼做?」

兒子:「媽媽,我應該是在妳的肚子裡就開始反核了吧?(笑)我現在是大學生,會參加反核運動,也願意告訴還不知道的人,關於核能的危險。順道一提,「No Nuke」其實是反對核子武器,而不是核能發電耶。但是,無妨啦,反正發展核能發電對人類的傷害可能比一場核子戰爭還嚴重吧?(苦笑)」

媽媽:「再來,關於最近在立法院爭議的核四公投案,你怎麼看呢?」

兒子:「我其實不太清楚台灣的人民公投法內容,但是我贊成”安全,不是投票可以決定的!”,我們需要更多公開辦論的機會,資訊要讓人民完全知道,也要有人把複雜的核能科技問題用簡單語言解釋給大眾知道。」

媽媽:「謝謝你願意分享你的想法,我和你站在同一個陣線上的。」

兒子:「媽媽,妳可以也說一下妳的想法和做法嗎?」

媽媽:「首先我聲明,我反核!(還用說嗎!),而且願畢其生推動非核家園。關於核能的知識,早在二十幾年前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就受到啟迪。因為前有美國三浬島事件,蘇聯車諾堡核子事故也才剛發生不久,當時台灣已有三座核電廠,正準備通過預算興建核四廠。我加入主婦聯盟,經常聽張國龍、林俊義教授演講,閱讀論述核災恐懼的寓言故事《天火備忘錄》(張國龍編著)和《科技文明的省思》(林俊義著),了解到核電隱藏的危險將造成無可抹滅的災害,自此就踏上反核的不歸路。我從來都不相信核電是安全的,因為”核災百分之百會發生!”因為即便核災不發生在運轉期間,除役後的核電廠廢墟、埋在地底的核廢料將貽禍萬年。」

兒子:「我想當時妳們一定是很孤單吧?還好現在有許多人站出來反核,至少大家願意思考要怎樣的未來,社會已經不再是一言堂。媽媽,我也願意和你站在同一陣線上。」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