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銀座遇到反核

作者: 
范真琴(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非核小組成員,東京臨時特派員)


9月東京銀座街頭,抗議東京電力公司的民眾仍然群集。(吳浩 攝)

福島核災發生距今已超過半年,首都東京看似恢復了生活常態,「節電的夏日」也已終了。這是日本政府要求沖繩與北海道之外的其他區域實施節約用電,特別針對「東京電力」、「東北電力」管轄內的用電大戶,於7月7日發佈「電力使用限制令」,以「節電15%」為義務,直到9月9日解除。

事實上,「節電」的習慣已深植日本的人心,「節電」的標語也依然隨處可見。許多公共場所的電扶梯都裝置了感應器,無人搭乘時自動停止運轉;整個夏天,由於提高冷氣溫度,學子最愛去的各大圖書館,簡直就像蒸氣浴室般。由於照明用電也非常節制,與往年相比,入夜後全市明顯暗淡許多。各個家庭都竭盡所能發揮節電對策,有的電費甚至比去年同期降低近50%,號稱「我家的奮鬥」。但人們不免擔心「如果不再依賴核能發電,是否必須在有限的電力內,以後都要過著節電的生活。」

除了積極的節電,日本人對「東京電力」的抗議行動沒有一天停歇過。事發當時激烈抗爭的場面,我只能耳聞,未能親見,但據當地人所描述,半年來,「東京電力」總公司門口始終有大批警力維安,當然有更多抗議群眾與媒體。因為「東京電力」高層在事件發生後,所呈現的顢頇無能、錯估情勢、缺乏應變、心存僥倖、不讓資訊透明、毫無「自己是加害者」的認知,讓全國民眾極端憤怒。加上透過媒體看到災區的慘況,對受災居民的同情,都化為一波波的抗議行動。


抗議行動引起路過民眾關注。(吳浩 攝)

而受害者賠償申請手續之煩雜,簡直令人匪夷所思,光是九月十二日開始發送的個人申請說明書,竟然有156頁,需要填寫的部分也有60頁,其中有許多難以理解的專門用語,對災民而言,這已不知是第幾度傷害了。

災區的復耕作物、漁獲、牛肉、牛奶,農漁民都堅持放射線含量一定在政府暫定的安全值內才出貨,但不斷的有新的檢測值顯示,數據時高時低,讓消費者失去購買的信心,更把農漁民推入絕望的深淵。只要核能的危害與威脅不解除,反核遊行就沒有結束的一天。

銀座街廓潔淨、優雅,充滿了現代感。而東京居民與來自全國各地關心福島災區、反對核能發電的民眾,不間斷的在這世界大都會抗爭,那樣的光景不但不突兀,反而讓人充滿了感動與敬佩。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