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農教育需要立專法嗎?

作者: 
文:湯琳翔(本會研究員)

 

圖1近年來民間對於食農體驗活動的需求正蓬勃發展,反映了現代人想親近、認識農業與農村的渴望。但是政府對食農教育立法進度以及使之成為一個有制度性支持的長遠事業卻踟躕不前,甚至受到挑戰和質疑。(攝影:鄭婉郁)

 

近年來民間對於食農體驗活動的需求正蓬勃發展,反映了現代人想親近、認識農業與農村的渴望。但是政府對食農教育立法進度以及使之成為一個有制度性支持的長遠事業卻踟躕不前,甚至受到挑戰和質疑:如果民間已經很積極地在投入食農教育,為什麼還需要政府支持甚至立法?如果目前政府已經有部分立法和業務已經涵蓋一部份食農教育的範圍,是否還需要另立專法?

 

為什麼我們需要一部食農教育法?

在全球化資本主義的擴張與現代社會的速食文化影響下,消費者對食物生產、農業與農村嚴重疏離。而食農教育旨在培養國民思考現代化農業與食品工業發展下所引起的各種問題:包括食品安全、自然環境遭到掠奪、國民營養不良或過剩、傳統飲食文化失落、農村社區凋零與在地食物網絡和地方初級產業飽受全球化進口食品威脅等。

這些問題歐美日等國已提早面臨,也因此引起了如義大利的「慢食運動」以及日本的「地產地消」運動,其目標都是在鼓勵國人經由參與農事與環境的體驗,重新思考個人與在地的食物網絡、飲食文化、社區與環境的關係,進而培養適當的選擇食物能力,及能以行動回應現代的飲食問題。而且,食農教育非常強調親自參與農業生產和食物烹調的體驗學習,因為個人的經驗與感受才是最深刻而有影響力。

 

▲圖2:食農教育非常強調親自參與農業生產和食物烹調的體驗學習,因為個人的經驗與感受才是最深刻而有影響力的。(攝影:湯琳翔)

 

目前食農教育看似蓬勃發展的榮景固然令人期待,但仍須留意3個隱憂。首先,插插秧、煮煮東西和吃喝等體驗是否就等於食農教育?這些體驗活動的設計著重的是引導與啟發參與者反思還是單純娛樂?其次,在這波民間食農教育的熱潮下,是否有希望帶給參與者共同的學習目標及指標,以導引整個多元化發展的民間食農教育最終確實能夠達到某些學習效果?目前看來雖是百花齊放卻缺乏整合的綱領與目標。最後,上述兩個目標均需政府透過立法給予行政機關義務以便協調溝通,和依法寬列預算來提供穩定支持。

 

立法能產生什麼效果?

雖然食農教育的對象是全體國民,但仍可依不同的場域與單位發展出相對應的策略與方法以增強影響。從日本食育立法的例子可以發現,經由立法在政府機關內成立農政、教育及衛生等跨部會的協調機制,可以讓家庭、學校、社區等場域都能有對應的主管機關推動相關政策。而政府更可經由訂定國家整體的食農教育綱領、學習目標以及衡量指標,再搭配預算去引導民間食農教育活動的發展回應其教育精神,同時能夠經由目標與指標的評估和衡量,確保資源的投入能夠獲得一定的成效。

 

食農教育專法與其他法律的競合關係

有不少批評指出,食農教育的專法內容會和許多既有法規與將來的立法有所重疊,屆時可能會發生資源重複投入或增加基層工作者負擔的負面效果。例如《環境教育法》實施後其實務推動已涵容部分食農教育內容(如校園種植活動應可視為廣義的食農教育)。然而,食農教育的核心議題乃是圍繞著飲食與農業,特別是農業與農村,雖然《環境教育法》也有涵蓋食農教育中非常重要的環境與生態教育,可是對於食物的產銷、農村再生之類的議題卻尚未受到足夠的重視。

而《學校衛生法》條文中所提到的健康飲食教育,是由學校老師及營養師共同負責在正規教育管道的高中職以下學校所推行,但礙於於學校人力有限,實際上有相當大的比例是由營養師來負責的,致使內容較為偏重食物營養及成分的知識教授,不容易論及自然環境和農業議題的內容,實務上營養師也需要有其他來源提供農業的知識甚至課程教案協助,突顯了健康飲食教育在理念上與實務上都尚有對食農教育未能涵蓋之處。

在日本,類似的問題是由農協協助媒合農場與農業生產者和有需求的校園,包括讓生產者能夠直接進入校園提供農事體驗活動,不但讓學生更親近生產者,也能夠協助營養師推動飲食教育課程並補充農事上的不足。總而言之,強調農業核心的食農教育,與《環境教育法》的環境教育以及《學校衛生法》之健康飲食教育,雖然課程內容上或有重疊,但核心關懷終究不同未能完整涵蓋。

我們十分贊成應盡可能互相承認三者業務重疊的部份,並減少基層人員重複作業的負擔,例如食農教育不應該以規定最低上課時數或強制學校必須規劃食農教育課程計畫的方式進行,反而應該鼓勵學校發展並媒合適合的農政資源,其成果可同時視為食農教育與健康飲食教育。同理參與食農教育的活動時數應可被《環境教育法》接受認可。

 

結語

兩年前,我們參與並共同成立的「食農教育立法推動聯盟」,就是希望以結連的方式共同向社會倡議為何我們需要食農教育專法,並提出民間版本的法案內容。目前,已透過陳曼麗與余宛如兩位立法委員聯合提案聯盟版本的《食農教育基本法》,另有姚文智委員的《食農教育法》都已在今年4月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進行過一次討論,目前農委會也正積極草擬行政院版本的食農教育專法,待其送至立法院審議,我們才會有一部發揮積極引導功能與提供支持的食農教育專法,促進國民看見與反思現代的農業與飲食問題。

▲圖3:兩年前,我們參與並共同成立的「食農教育立法推動聯盟」,就是希望以結連的方式共同向社會倡議為何我們需要食農教育專法,並邀請民眾透過連署的方式支持我們的行動。(攝影:鄭婉郁)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