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煮飯萬家香-阿榮伯自然米實作記事

作者: 
王秀瑛/主婦聯盟台中分事務所執委

  「 阿榮伯自然米」12月初新鮮上巿,早已預購一空!本人忝為出錢出力的「大力會員」,謹記實作記事如下:

98年六月底、因為「想想明天工作坊」的慧昭登高一呼,我們一頭栽入了水稻自然農法-實踐不追求產量、不施肥、不灑藥的稻作歷程。

   首先、一行人拜訪了嘉義洪雅書房的余國信、張萬子老師,當塲余老師慷慨給了我們17公斤稻種,是他們歷經四期稻作的自然種子,當下拉開了我們的實作序幕。

   快馬加鞭地拜訪秧農、以自然種子育苗、決定栽種點的秧苗數、協調插秧機排班…嫁入農家30多年的我,一步步驚訝地體認「粒粒皆辛苦」的真諦!七月23日、稀疏有致的秧田終於上塲了,緊跟在後的是人力的挑戰!

   自然農法不追求產量,一切順其自然,而非強求為人而為,堅持不施肥料、不灑農藥、螺藥、除草劑…首先、插秧時每個秧點只插五株,秧點間前後左右相距30公分,藉此提供秧苗自然伸展的最大空間。接著面對秧苗生長的兩大尅星-福壽螺與雜草,純以手工摘除。我們每週至少一次、每次兩個小時的實作工時,最高記錄是摘除九公斤的福壽螺!另一方面,苦茶粉、堆肥與豆渣,也在我們的拒絶名單之列,因為苦茶粉可以造成螺的死亡,也可以造成田間其他生命的傷害,尤其短時間大量死亡的螺体、腐爛分解的毒素,是否就累積在秧田,逐漸傷害大地、秧苗、人體…而堆肥或豆渣雖是行之有年的有機肥,卻也可能揠苗助長,栽培出營業失衡、虛有其表、違反自然的誇大稻穀。我們殷殷寄望秧苗盡其在我地深耕根部、自力生長,展現出更有能量的生命力!

實作月餘,我們的自然農田與隔鄰的傳統農田已迥然不同(如圖),前者是一片清澈、疏落有致的秧田,主角水稻儘可盡情伸展身手,配角螺與雜草也爭先恐後地竄出舞台;後者卻是一片優養化,不但水稻擁擠生長,田底也骯髒、模楜、噁心…

立秋過後,考驗稻作的連續劇一齣齣地上演,捲葉蟲、稻熱病輪番上陣,繼有颱風壓軸,每一次事件,都讓我們捏一把冷汗,也都在謝天謝地中安然度過。反觀傳統農法的鄰田,一次次地噴藥、施肥,也無法避免一次次地得病!

11月中旬、收割的時辰到了,割稻、烘乾,確定我們的產量只有傳統農法的一半,碾米、包裝,也在我們的手忙腳亂中,硬著頭皮逐步完成,終於午夜來臨前,我們完成了倉儲作業,劃下了98年二期稻作的句點。

如今,空氣中瀰漫著自然米煮成熟飯的香氣,口中咀嚼著絶妙好飯,想起一路走來,最感謝的是公公的無限寬容與勞力付出。終生傳統農法、迷信農藥/肥料的老人家,稻作期間一再忍不住啐啐唸出他的忐忑不安,卻還是早出晚歸地勉力巡田,即使收割完後仍走不出肥料v.s.產量的迷思。我一次次地與老人家對談,一次次的省思:所謂稻穀收穫量是土地自然生產多少稻米給人,還是人強求土地生產多少稻米?如果人類只是不擇手段地追求一時的產量,等待我們的是否就是無窮無盡的災害?

   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回歸自然是永續的生命之道!-我在自然米實作裡,體驗了一堂五味雜陳、反覆省思/對話的生命課程。

後記:

     「阿榮伯自然米」得以美夢成真,除了感謝主角阿榮伯(我的公公)外,也感謝群策群力、「想想明天工作坊」的夥伴,有富虹/執行長、慧昭/秘書、玉矸/監察員、誼玲/出納組、秀菊/活動組、美芳/美工組、秀瑛/會計組,及實作會員/傑民一家人(文綺、子青、致宇)、美玲、、、等。

      夥伴們一路走來,各自大顯身手,如:富虹、玉矸提供的童年農事經驗,誼玲的豐沛人脈資源,秀菊規劃、引導的收割祭儀,尤其靈魂人物的慧昭,詳盡記錄農事過程、隨時掌握先機,常常登高一呼,臨門一腳地將團隊踢入狀況。即使是年齢最小、仍為學前幼兒的致宇,也不落人後地跟隨大人,臨塲“按摩”米袋、協助包裝。

      日前在會裡巧遇致宇,他馬上雙手動作、對我高呼“按摩”,彷彿這是我們彼此會意的通關密語。自然米實作似乎已在他幼嫰的心靈中埋下種苗,也在每一位實作會員身上耕出一畝心田。如今我們已再接再勵,緊鑼密鼓地展開99年一期稻作的農事。

      期盼 您的支持與鼓勵,更歡迎您加入自然農法的行列!

(原載於主婦聯盟2010.2會訊)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關鍵字: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