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該搬家的是你,不是違章工廠

作者: 
湯琳翔
 
5月7日早上,那是個下雨天,環團在立法院前召開記者會,希望喚醒社會和朝野政黨最後一丁點的關注和良知,不要讓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惡,不要讓全台數萬個農地上的違章工廠就地合法,永遠成為農人和消費者心中食安的不定時炸彈,更不要讓還沒上路的國土計畫就提早夭折。
 
已經離職的我,仍然掛心農地違章工廠這個努力過兩年的議題,因此趕往立法院希望幫環團的記者會添點人場,快步行走在路上,我的手機突然響起,另一頭是沒見過的電話。
 
「請問是主婦聯盟的研究員湯琳翔嗎?」,聲音聽起來是一位婦人。雖然已經離職,但我還是反射性地說了是,請問她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她說她最近看到新聞報導農地違章工廠要就地合法了,她們家附近都是農地,但偏偏就有一間違章工廠長在田地旁,她焦慮地問,有沒有辦法幫幫她們,她們也檢舉過幾次,但是都沒有用,這些違章工廠像是嘲笑他們的努力一樣,還是生命力比雜草還旺盛地活在田間。
 
我匆匆疾行地一邊問她,那工廠是這一兩年建起來的嗎?如果是這一兩年建的,說不定還在蔡英文總統承諾範圍內,2016年5月20日她上任之後的新建違章工廠必須即報即拆,但很不幸地,那工廠好幾年前就存在了。
 
聽到這邊,我心裡涼了一截,腳步也感受到心頭的沉重而放慢,我沒辦法告訴她:「小姐,對不起,但是那間工廠恐怕拆不掉了,而且工輔法修法後,它可以就地合法。」
 
「小姐不好意思,我正趕著去參加違章工廠的記者會,我晚點再回覆妳可以嗎?」
 
「啊這樣啊,那你快去,你們要加油欸,拜託你們了。」
 
沒有政黨跟政治人物願意公開地站在農地這一邊
掛掉電話,我的每一步都感到很吃力,胸口很鬱悶,這兩年的努力像是狗吠火車,工廠管理輔導法的修法從一開始就幾乎沒有獲得任何一個民選政治人物的公開支持,朝野政黨不分哪種顏色,都同時選擇在這個題目上沉默,放任那些幫違章工廠業者代言的民代提出一個個荒謬的修法版本和建議。因為在選舉的兩張票中,所有的政治人物最優先關切的永遠是鈔票(政治獻金),而不是選票,而業者不只有選票,更有鈔票。
 
所以我們守得非常辛苦,這不知道是這兩年來第幾次的記者會了,而每一次記者會我們的訴求總是那幾個:「農業和工業的經營區位必須要分離」、「請聽聽民間想出來能夠真的協助違章業者合法永續經營,同時又不會繼續造成農地污染和農地流失的雙贏作法吧。」
 
我們沒有激進地說要把數萬家違章工廠一夕之間全部拆光,我們甚至和業者溝通過很多次,最後能讓業者代表明白,繼續這樣不能擴大規模、經營受限地留在農地上,對有心做大的業者也並不是好作法,為什麼不一起來要求政府扮演更積極的角色?當工業區的土地因為不符合這些中小企業的用地需求時,劃設鄉村型或在地型小型園區,將群聚的業者集中管理,讓零星的業者遷移進園區內是一個更好的作法,同時再由政府在資金與技術上給予協助,讓這些業者能夠共同集中提升污染處理的能力,這樣業者能夠在園區放心地擴大生產,農民不用再害怕農地被工廠的過失或故意污染,消費者不用再煩惱餐桌上的食物是不是內含了什麼污染物質,這就是三贏的辦法。但是這些想法從來沒有獲得經濟部官員的認同,甚至最後還端出了現在這個工輔法的版本,打算讓所有2016年5月20日前的既存違章工廠,可以就地合法了!
 
要五毛給一塊,業者只敢喊拖個10年,政府一口氣特赦所有業者就地合法
現在行政院版工輔法修法草案中的「特定工廠登記」,其實就是現行工輔法34條的「臨時工廠登記」,臨時工廠登記當年創設的原因,是為了鼓勵違章工廠業者能夠來接受政府納管,業者改善廠房的消防、環保、水利和水保後,可以獲得一張臨時工廠登記證,這張證對作出口單的業者很有幫助,並且在證書的有效期限內不用因為非法使用農地而被罰。但臨時登記只是暫時性的,它最終的目標還是要引導業者更進一步地走到「完全合法」,為了給業者緩衝和調適的時間,同時又不能讓業者覺得可以繼續在農地上生生世世經營,因此臨時登記當時設定了10年的時間必須落日,明年的6月2日就是臨時登記的落日時間。之前像是林岱樺、王惠美或是許淑華這些替違章工廠代言的委員,提出的工輔法修法版本也不過就是希望把臨時登記再延長個10年、20年,現在行政院版本的特定工廠登記,竟然「要五毛給一塊」地連落日期限都拿掉,這樣還有那個業者會願意走向真正的合法化呢?所以也難怪這幾天傳出,違章工廠業者串聯起來要支持政院版工輔法,甚至還已經募集了10萬人的連署,雖然這連署很有可能是員工名冊拿來抄一抄。
 
 
 
農地工廠就像人臉上的坑疤,但你能放著臉上的坑疤繼續流血流膿嗎?
去年的2月28日,那天一樣下著大雨,我參加一場營建署舉辦的國土計畫農地議題討論會議,上面一位官員給我們看了同一個地方的兩張對照圖,左邊的圖,本來應該是大片完整農地的地方上,卻密密麻麻地散布著很多非農用的建物設施,看起來坑坑疤疤的,而右邊的農地則維持著大面積的完整面貌,營建署的官員當時信誓旦旦地掛保證:「我們未來的國土計畫,就是要想辦法讓台灣的農地從左邊變成右邊,讓農地恢復完整。」這番話我始終記得,因為那是我第一次感覺我們環保團體和土地管制機關有了對農地的共同願景與想像。但很顯然,張景森政委不是這樣想,今年的3月25日,在那場張政委與環保團體「溝通」(或者更精確地說,是「告知」)的會議上,張政委對於拿掉特定工廠登記的落日期限很明確地說,這些農地都無法恢復了,就像人的臉上不是完美無瑕的,總是有坑坑疤疤的。但是政委啊,如果人臉上的坑疤還持續在流膿流血,難道你可以放任它繼續流嗎?就算你可以,那些住在違章工廠旁辛苦耕作養家活口的農友可以嗎?那些可能吃到污染作物的消費者可以嗎?而政院版工輔法一過,上面那位營建署官員所期待的國土計畫能夠發揮的效果都幾乎不可能發生了,因為所有既存的違章工廠從此受到工輔法保障,從非法變合法,國土計畫那還有正當性要求處理呢?
 
我最後沒有回那位婦人的電話,我無法告訴她,即將通過的法律站在污染者、違法者這邊,我也不想騙她這些不會發生,我能做的只有寫下這些,並邀請更多人一起來關注這件所有政黨都噤聲,沒有政治人物敢公開表態相挺的大事。
 
如果你也在乎,請立刻就加入我們的連署,別讓政治人物認為違章工廠業者的10萬連署才是民意主流。
 
你也可以做得更多,現在就加入我們的「我要安心吃飯」照片募集活動,上傳你的照片並且分享連署活動到你的臉書上,讓更多人關心違章工廠的問題,一起阻止工輔法修惡,讓違章工廠有落日的一天。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