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貢寮核四看國安

作者: 
林雅惠/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秘書

過往的貢寮與核四的興始

    雙溪河出海口的新北市貢寮鄉,有著一望無際綿延三公里長的黃金沙灘,這是台灣少有美麗珍貴的天然資源之一。這片海洋資源曾是當地居民賴以維生的來源,但自從1996年5月25日,台電無視於立法院通過的「廢止所有核電廠興建計畫」案,兀自進行核四核島區決標,這是貢寮人核四惡夢的開端。

核四廠預定地,居然僅隔澳底村3 公尺外,這可能是世界上靠核電廠最近的民宅區,這如何不讓當地居民活在害怕之中。隨著時間的流逝,貢寮人悲憤恐懼積聚加深,遂在10月14日聚眾五百位貢寮居民,前進核四廠預定地進行24小時的體力抗爭,但卻被政府用武力鎮壓而無法達成訴願,但貢寮鄉民仍然想用行動告訴全世界,他們想拿回原屬他們的乾淨土地,並留給下一代希冀的環境。可惜的是這場噩夢不僅僅持續著,並且帶給貢寮鄉民更多衝擊。

    隨著核四電廠海域挖砂工程與興建重件碼頭,在這片珍貴的黃金沙灘引發「突堤效應」,造成綿延的美麗沙灘逐漸流失,原是澳底、鹽寮、龍門、福隆近海漁民賴以維生的富饒漁場,也隨著沙灘海水的改變導致生態物種失衡,加速當地漁產資源快速耗盡,且核四在當地漁場上更設置六根鐵柱的出水口,造成沿海居民生計癱瘓,世世代代維生捕魚與牽罟的經驗與技術無法傳承,漁民蔡阿樹曾陳述過往的潛水區佈滿遍野的珊瑚、海菜,但今年8月當我到了當地映入眼簾的卻只有土和泥,遠方緊鄰海岸的冰冷死沉般的核四廠似乎在睨視這片海岸的無能,讓人看了不禁唏噓。

人在做天在看

    端坐在澳底仁和宮的媽祖,見證貢寮的反核運動已有24年了。從1987年,張國龍教授第一次向貢寮鄉民說明興建核電廠可能造成的危害,到去年8月29日,因核四系統測試發生嚴重當機事故,進而引發牽手人鏈包圍核電廠的「諾努客行動」。

曾任鹽寮自救會會長吳文通曾說,當地人在無力徬徨之際曾問卦於媽祖,但仁和宮的媽祖表示祂會默默看著核四廠,這也是鹽寮人至今仍相信核四還未興建完成的緣故,似乎也突顯了貢寮人民心所寄託廢核的期盼。

全台灣都應關心核安

    核四廠興建至今工安事件頻傳,且去年日本學者在貢寮考察,發現距核四廠最近的斷層僅離爐心500公尺,若發生強震引發海嘯,臨海的核能電廠將首當其衝。台大地質系教授宋聖榮發表地質調查表示,若發生海嘯浪打進來會形成「聚盆效果」增大浪高,難保不會發生如同福島核災的憾事。除了核四廠所在地底下有多個斷層外,在當鄰國日本已將核電廠耐震係數設計為1.1G之際,設計不良的拼裝核四廠,耐震係數卻也僅有0.4G。台灣政府及台電卻一直在高喊安撫民心的安全口號,台灣核電廠的興建充滿既得利益者的食物鏈弊病,相對於其他國家的危險性更高,不禁要為國人安全捏了一把冷汗。

    去年紐約科學院在「車諾比核災」24週年紀念日發表新書指出,估計全球有近百萬人受到車諾比的輻射污染波及而死。這些可怕的事件都不足以讓台灣帶來借鏡嗎?台灣政府及核電專家卻總以為可以預想所有可能會發生的事,而非開始檢討核電廠防震與防海嘯的設計基準。

萬一位於北台灣的核四廠發生核災,影響大台北地區數百萬人,甚至有亡國之虞。在德國、瑞典、義大利相繼廢核之下,台灣政府及核電專家依然自我感覺良好,以科技專業至上的傲慢,抱持核安可控制的輕乎態度。

日本政府的省思

    日本首相菅直人日前接受《東京新聞》時,表示安全總是與風險相對的,「最好的辦法就是不依賴核能。」在311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泄漏由事件演變為核危機後,他擔心危機不斷擴大,因為他深知,疏散東京以及關東地區總計3000萬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由此他突然發現,核電“是個危險的選擇”。由首相的話試想,台灣人民承受得一次核災嗎?

台灣近年在南太平洋友邦諾魯進行的「低碳島」計畫頗有成就。外交部亞太司長田中光表示,今年年底前將全面為居民安裝省電燈泡,估計安裝後可省下14%電力、降低12%碳排放量。這些計劃證實台灣其實是擁有足夠的技術來推動節能減碳,希望政府能有這樣的能源政策讓台灣人民遠離核災,給後代子孫一個安全無虞的非核家園。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47期會訊(2011.10.1)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關鍵字: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