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鏡相]向媒體朋友致敬

作者: 
陳來紅/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1987年3月婦女節,投稿中國時報,家庭版的主婦聯盟專欄第一篇“男必剛女必柔"嗎?稿子登出來了!很開心!但是,怎麼看都不像我寫的。雖然文意相似但是文序,總覺得不像我寫的,連標題也不一樣!鼓起勇氣打了電話問家庭版主編陳映霞:「可不可以將修改的文稿借我看?」和藹的陳主編就寄來給我,她修過的稿子。
 
我看了很想鑽個地洞躲進去,讓她簡直如動手術般,將整篇的文字重組。想來是費盡苦心,在不動文字下,卻讓全文的文意順暢,結構緊緻。整整羞愧、猶豫了一個禮拜,在要不要繼續寫與不寫中掙扎。
 
最後再度鼓起勇氣,打了電話問家庭版主編陳映霞:「謝謝你如此費心修改。改得我都不認得了,讓你如此費心很不好意思!」陳映霞卻以輕鬆而淡淡的語氣說:「你以為主編的專業是做甚麼的事?別客氣了!」
 
因著她的鼓勵與協助,同時也因會內說好要寫的人拖了稿期,我就這樣幾乎像一人專欄作家似的寫了一年。從這一年開始。六年間我天天寫,上過11間報紙,寫過無數的專欄。感謝映霞——經常在專欄邊配置的插圖裏,流露了她的鼓勵,如在一枝筆頭上繪了一朵的花——生花妙筆!
 
我倆很少通電話,但是每週的專欄的插畫中,有她的愛意流轉,很窩心很受用又受到鼓舞!後來我在組織之內學乖了,要開專欄先做專欄企畫,稿子先集讓大家先寫好給我,才幫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去與報社洽談專欄。
 
在那六年間,我也經常為了基金會募款的事思索,一次想既然為組織企畫專欄,就大膽的問了映霞:「我可不可以爭取企畫費,好捐給基金會?」她二話不說就幫忙向報社申請,於是基金會多了3000元的捐款!
 
對於人際,我一生都是屬於淡如水的類型,陳映霞卻是少見很溫暖的主編,每年寄賀年片給我,上面寫了許多言簡意賅卻愛意充滿的話語。在時光浩瀚的大海中,與11家報紙的主編以文會友無數,每一位主編造就了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和合作社的能見度。
 
多年來唯一讓我有些心虛的事,這是否太膨脹了組織,讓後續者充滿了壓力呢?但就社會運動組織所要落實的社會理想,這樣的能見度,無非是交代了無數熱心參與者的盛情與奉獻。每一次的專欄為了精準的表達組織的社會運動原意,為著記者有其新聞性的裁剪與寫法,連續性的專欄能有機會與各報的讀者,共同參與一個社會運動組織的倡議,了解議題的論述和脈絡與行動說明,以及對社會資源的召喚。
 
25年至今,我心中有個角落,常存著這些來自媒體溫暖的愛意;我腦海中不時浮現,許多如陳映霞主編的笑臉;媒體好友們在議題中默默的貢獻。
 
若要細數,媒體友人真多,對我個人及組織各有不同的影響與支持,待有機會能將這些塵封往事紀錄下來,除了感謝他們所代表的社會良心,也做為未來組織與媒體間交流的參考。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