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鏡相]我們在主婦聯盟喜相逢!

作者: 
李美玲口述 / 林玉珮整理

 

 
一九九○年,全職家庭主婦的我,為了即將淪為「國中畢業生自願就學方案」第一批白老鼠的女兒,不請自去官辦座談會。許是「為母則強」,自然生出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一介主婦也能抬頭挺胸面對權大氣粗的官員、學者。
 
有一天中午跟家人在麵店用餐時,隔壁桌一位媽媽過來問我:「妳是不是有去明道國中那場自學方案座談會?」原來她是潘偉華,是主婦聯盟教育委員會成員,她說,在教委會還有好些跟我一樣關心孩子教育的媽媽們。
 
我和偉華相談甚歡,都覺得家長們應該一起站出來,畢竟以「個人家長」名義發揮的力量有限,透過團體組織,力量會更大。我旋即加入主婦聯盟,不久,教委會又聯合其他團體成立「國教變局對策聯盟」,緊盯當局的教改,產生相當的良性監督力量。當年有家電視台要製作自學方案的報導專輯,片頭希望由主婦聯盟來代表家長發聲。
 
教委會推我上鏡頭發言,沒想到一錄完,導播大吼:「給你那麼一點時間,怎麼講這樣!」當下是很不好受,但想到若沒有抓準時間,內容就得任人宰割,原意易失真。我於是鼓起勇氣問:「那你給我多少時間?」對方冷冷的說:「二十七秒!」我快速的在腦中重整資訊,並做出簡潔的表述,話說完,還真的二十七秒,毫秒不差。那次受訪經驗讓我信心大增,也讓我在往後的公開發言或演講時,謹守說重點、有條理、不超時的原則。
 
因為,有了主婦聯盟,我們的理想可以實踐!
 
主婦聯盟是一個很好的平台,有許多機會可以學習,也提供了發揮所學、實踐想法的空間。當年任職於消基會的秀綾來演講提到日本「越光米」的故事:社區居民為了種出好米,團結讓河川、土地復原乾淨的種種努力。我聽了對「乾淨的水」、「乾淨的土地」才有了概念,也產生讓台灣能有更多淨土的憧憬。因此當秀綾加入主婦聯盟,推動合作共購運動,我也投入行動,在被推選為董事長後,更是大力支持。
 
一九九二年,因著秀惠和婉如的一句話:「妳是一個家庭主婦,責無旁貸!」我接任董事長。儘管初生之犢不畏虎,但在確認玉珮要來接祕書長後,心才真的安了。其實,我和玉珮之前並不認識,但從她過去的經歷以及和她面談之後,就覺得可以很安心。心一安,更能與主婦聯盟的夥伴們放手築夢。

 
上任不久時,就和來紅以及其他的環保團體代表出國門,遠赴巴西里約由聯合國舉辦的「地球高峰會議」,與來自世界各國的環保團體在「全球論壇」交流,為了永續發展的議題與行動。當時有個意外插曲:行前我跟來紅提及,我一遇到人聲吵雜又空氣流通不良的場合,容易暈眩。沒想到我真的在一個場合暈倒,來紅當機立斷,找人把我抱出戶外,呼吸新鮮空氣,我才甦醒過來。雖是陳年往事,我還是想跟來紅說:「謝謝妳救了我的命!」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