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鏡相]轉角遇到社運

作者: 
陳曼麗/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當初踏入主婦聯盟,是因為我的婚姻出了問題。我在報紙上看到主婦聯盟的活動消息,邀請黃露惠女士演講,主題是「談『再入紅塵』-- 我踏入寫作的心路歷程」。它吸引了我,當機立斷,我從復興北路的律師事務所走進了長安東路主婦聯盟辦公室,那一天是1988年3月3日。

 
活動結束後,她們告訴我,每個星期四上午都有演講活動,歡迎我再參加。於是我幾乎每星期都去半天,開始跟主婦聯盟一起成長。後來,她們邀我分擔一些工作在能力所及範圍內,我都答應下來。在主婦聯盟很自在,她們幾乎都不問我的家庭狀況,我只要參與就好。
 
兩年後,我走出婚姻,主婦聯盟邀我擔任秘書長。在一個有理想又為社會做事的團體裡,我學到很多社會議題,從環保到婦女,從教育到消費,我覺得我觸摸到一個以公共事務為主的公益社團。
 
由於曾經在律師事務所工作十年,我對於閱讀法條和法案毫無障礙,所以開始進入公共政策討論。做,然後知不足。於是在1992年我決定到美國唸書,主修環境管理和公共行政管理。四年期間,只要我回台省親,主婦聯盟就像我的娘家,總是伸開雙臂擁抱我。學成之後,很自然地,我又回到主婦聯盟這個大家庭,繼續擔任秘書長,和大家一起擦亮主婦聯盟這塊招牌,改造這個社會。在這裡,我承擔了四屆秘書長和三屆董事長。
 
我受到主婦聯盟「勇於開口、敏於行動、樂於承擔」這三句話影響很大!每當我在會議場合猶豫要不要說話時,我就想到這句話,讓我變得比較勇敢,不畏懼權威,並且真的是很樂意承擔壓力。我覺得我在主婦聯盟最好用的地方,應該是我的單身生活,自由自在,不受家務拖累。我常常代表組織出席晚上和週末的活動,讓我接觸很多社運人士,看到為台灣公益努力的力量。我很開心地知道,化小愛為大愛的感受,收穫往往比付出更多。
 
在推動台灣垃圾減量上,主婦聯盟從送「垃圾樹」、「垃圾船」到環保署,要求政府要有垃圾管理政策和源頭減量政策。一路走來,國家現在已有強制垃圾分類、資源回收、廚餘回收、垃圾隨袋徵收、一次用品減量政策,這些政策都有主婦聯盟參與的影子。現在台灣垃圾焚化廠的家戶生活垃圾不夠燒,而開放事業廢棄物進到公有焚化廠。另外,焚化廠所產生的灰渣已無處可掩埋,政府可能會拿去填海造島,污染海洋,這是我們還要追蹤的議題。
 
主婦聯盟是以女性為主體的環保團體,所以在2001年婦女團體組成「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時,我們就加入成為會員。在2005年,我居然被選為理事長,這是非常大的榮幸,還好有婦女團體姊妹的幫忙,順利完成兩屆任期。這四年期間,我比較深入婦女議題,讓我的參與領域更加開闊。
 
回歸主婦聯盟,我們將婦女議題和環保議題做更緊密的結合,「女力」加上「綠力」,期待影響更多婦女能關心我們的環境。在日本福島311事件之後,看到許多日本女性擔憂核電廠災變的後遺症,主婦聯盟的伙伴更積極推動非核家園,從日本的經驗,我們學習更多,思考更深入了。
 
生命是很多波折的,願意面對,才能勇敢向前。在我碰到主婦聯盟後,我的生命轉了個大彎,豐富了我的人生,也增長很多智慧。
 
有人說:三人行,必有我師。在社運界,我碰到的豈止是三百位老師?學習他們的熱情和無私,堅持與包容。頭銜是對外的,也是暫時的。在主婦聯盟裡,大家平起平坐,這是我可以長期攜手同行的好伙伴!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