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聯盟,一群無法被簡單定義的人

作者: 
文:陳其農(本會志工、格外有意思共同創辦人)
   接觸主婦聯盟之前,我對這個名詞只有一個刻板印象——「大概是一群很熱心的中產階級媽媽們吧」,綜合了三個對我沒有很大吸引力的元素:(過度)熱心、(掌握既有利益的)中產階級與(可能有點囉唆的)媽媽。後來,我才知道自己原來錯得離譜!
 
走在很前面的行動者
    2014年,由於執行「小玩伴」食農教育推廣團隊專案,我在文山社大鄭秀娟校長媒合下,第一次造訪基金會。那個下午,我們交流彼此的經驗與資源,理解各自過程中的困境、尋找相互協力的可能與共同的解方。除了相談甚歡,更重要的是破除我的誤解!結束後我趕緊回去做功課,爬梳這個組織到底在做什麼、又做過什麼。
 
    我才發現這群霹靂嬌娃,用樸實的主婦名詞運動著,是連結議題與日常經驗的生活者,更是實踐的行動者。基金會成立30年,關注及倡議眾多環境保護議題,也讓重要的女性觀點被納入,每一個行動、口號,甚至是用詞,都反映出主婦聯盟是一群不怕當砲灰的先行者,也走出了一條條不一樣的路。
 
    這樣的主婦聯盟讓我非常敬佩,心裡不禁想著:哇!到底怎麼做到的?
 
在前浪裡,醞釀後浪的能量
    後來,我很榮幸地以兼職的方式成為基金會的一份子,才可以用不同的角度認識她。每天辦公室都充斥著大量的資訊,可能會議、論壇剛結束,或是突然爆發的食安事件、剛發佈的政策等,隨時都在進行即時討論,甚至有時需馬上得到初步共識以因應媒體記者的造訪…。每個時刻都很刺激!而且每個同事都像超人一樣,對負責的領域有深入的探究以及理解;在監督政府、對政策提出建言時,也要負責轉譯這些艱澀的論述,讓一般民眾也能了解。另外,他們也陪伴與支持著新舊志工,以利在不同社區佈下種子、拉起更大的社會網絡。
    
    可惜的是,我與同學組成的「格外有意思 」仍在草創階段,為避免影響基金會的工作,我決定辭職並以志工的身份繼續支持基金會的食農倡議。尤其感動的是,執行長與同事們都給予格外有意思非常慷慨的支持,更不遺餘力地媒合夥伴並共享資源,成為我們新創團隊的大靠山。
 
    我想至今的 3 個 10 年,未來的 10 年、20 年、30 年,我都會持續支持主婦聯盟,也期待著格外有意思能累積更多能量、成為基金會有力的協力夥伴,一同擴大社會影響力,讓友善環境這件事變成生活中稀鬆平常的一部分。
 
環教資訊類別: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