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加護病房醫師的善終宣言-《向殘忍的仁慈說再見》讀後感

作者: 
黃美釵/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2012.3.14及3.21婦女成長委員會讀書會
 
本書作者陳秀丹醫師是陽明大學附設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十數年來治療和陪伴無數在生死中掙扎的病人和家屬,有感於一般民眾面對無效醫療時,無所適從,而產生許多讓家屬悔恨不已的憾事,也讓病人痛苦地撐到最後一口氣才含恨離世。阿丹醫師為了導正民眾的觀念和不合理的醫療決策,傾力推廣善終的理念而完成此書。
 
書中尤以自己母親因昏倒而致腦血管瘤破裂而大量出血,她清楚即使開刀也不可能有奇蹟出現,而親自護送母親回家。讓全家人繞著母親,訴說對她的感激,讓母親在睡夢中安詳辭世。阿丹醫師母親的死,更喚醒家族間珍惜手足之情,也讓陪伴在旁的子女更懂得愛和尊重。阿丹醫師有感而發:死亡最深層的意義,應該是讓活著的人活得更好。
 
書中也訴說著無數讓病人不得善終的慘狀。在家屬堅持搶救到底,和醫生的天職就是要醫治病人的使命下;另方面也擔心不急救可能突然冒出家屬要控告醫師沒有盡力搶救,在當前的法律不能保障醫生,醫生也怕扯上無妄之災下,這些變數使得醫療人員為了自保,不敢捍衛病人的最大利益,只為迎合家屬意見而做出許多對病人無益、甚至有害的醫療措施。只是為了滿足家屬的自私,而大大地傷害了病人和醫療團隊,醫療資源也被浪費了。所以阿丹醫師呼籲透過輿論制衡的力量,儘速修訂法律,讓臨終的病人都有善終的權利。正如學者田立克所言:「不計一切代價去努力延長病人的時間,是一種殘酷的仁慈。」
 
 阿丹醫師曾前往紐西蘭奧克蘭城市醫院加護病房DCCM擔任觀察醫師。紐西蘭的醫師一旦確認病人的病情無法控制,死亡已是無法避免,會即召開家庭會議,告之家屬,取得共識,然後進行呼吸器、洗腎等維生系統的撤除。少數狀況如仍得不到家屬的共識,醫師還是會將維生系統移除。理由是「延長死亡時間只會給病人帶來痛苦,這絕不是病人所希望的。」
 
看過本書也聆聽過陳秀丹醫師的兩次演講之後,我慶幸自己早已簽署不急救(DNR)意願書,這是給自己和家人所做的最好準備。
 
環教資訊類別: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