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福島致台灣朋友

作者: 
宇野朗子/日本福島

我是住在福島縣福島市的家庭主婦,和先生、4歲的女兒及兩隻貓一起生活。3月11日遇到了強震,又面臨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事故。為了保護小孩的安全,我們疏散到九州。以這次到現在都還沒解決的核電廠災難經驗,想要多傳達一些資訊給台灣的朋友們。要說和該要說的事情非常多,從其中我們特別擔心的議題-關於小孩受到輻射的問題-開始談。

被輻射污染的故鄉

政府設定的疏散區域是該要疏散區域的一小部分而已。福島市離核電廠60公里,因受到氣象和地形的影響,核災後輻射線量非常高,3月15日開始40天的輻射總量,只看外部約4MSV,這是政府規定的最大容許極限的4倍高。福島縣在4月調查縣內的幼稚園、國小、國中的輻射線量,結果約八成相當於輻射管理區域一樣高的輻射線量。女兒上課的托兒所檢驗出來的輻射非常地高,很有可能超過一年總量20MSV,因此縣政府指示勿在戶外活動。

這些輻射線量只是在校園正中間的一處所測得,可能不太正確。市民自行檢驗的結果發現校園玩具下面、U字型排水口等地方檢驗值為官方發表的數至十倍,可知已形成了看不見、聞不到的「輻射熱點」。為了逃避輻射風險、保護身體的措施非常匱乏,大家都懷著不安生活。自來水檢驗出碘和銫,蔬菜等食物的輻射也在污染中。

我們全家人為了尋找自己種菜、為了和諧大自然的簡樸生活而居住的美麗福島大地已被輻射污染了,再也不會恢復到之前的樣貌了。我非常地對不起所有的小孩~

簡直不存在輻射的樣子

日本內陸未受到海嘯或地震而倒塌建築物等地區,仍依核災發生前一樣上班上學,看起來大家過正常的生活。但這是因為政府沒有充分公開關於輻射的重要訊息,是國家、縣政府、媒體高喊「這些程度的輻射是安全的」所引起的結果。大家相信這些說法,所以沒有戴口罩、衣服曬在戶外,甚至連很多人為了抗議「謠言受害」而故意選購福島縣農產品吃。

長崎大學山下教授盛傳了「一年100MSV是安全的範圍,大家放心地去重建」的說法導致了誤會,增加了不用戴口罩、不用防護內部等想法,甚至有些人批評為了防護輻射戴口罩的人,或批評訴求對輻射不安的人。除了疏散區域之外,福島縣內的國小、國中、高中依照往年開學,不少人因學校開學而從外地的避難所回來。

小孩易受輻射影響

輻射會破壞基因,細胞本身有修復力,如果被破壞也可以修復,但隨著細胞分裂速度越快,修復前就複製了已破壞的基因。因此,跟大人比起來,正在成長過程中的胎兒或小孩非常容易受到輻射的危害。

車諾比核災後,被輻射污染的地區,看到小孩死亡的悲慘現實,我非常地震撼。就是現在這個時間點,如果大人沒有行動的話,車諾比的現況就是福島的未來。

國家無心保護小孩

小孩受輻射的影響是大人的3-10倍(胎兒是100倍),但日本政府缺乏對小孩實施保護的對策。反而在4月19日文部科學省(相對於台灣的教育部或國科會)針對福島縣教育委員會和相關機構通知,校舍、校園等可否利用等判斷基準的輻射線量大致目標數字調整為20MSV/一年。

這約是勞基法禁止18歲以下在「輻射線管理區域(0.6MSV/時以上)」的6倍,相對於德國適用在核電廠勞工的最大輻射線量。在考慮現在福島小孩的危機狀況時,過去在日本核電廠工作而過世的例子是可參考的。

在靜岡縣的中部電力公司濱岡核電廠的轉包勞工1991年骨髓性白血症而過世,享年29歲。他在核電廠工作8年10個月,期間受到輻射線量是50.63SV,每年5.7MSV。勞動基準監督署判定這位青年的骨髓性白血症和輻射傷害有因果關係,在1994年認定了工殤。

因此目前日本政府針對福島小孩認定的一年20MSV的基準值是多麼地恐怖。日前小佐古敏莊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輻射線安全學)針對這基準值表示強烈地擔憂,哭著批判政府說「人道主義的觀點也難以接受」,而離開了「內閣官房參與」職位。

家長站出來

四月初將要開學,市民主動監測市內中小學的輻射,比縣方規範的空間總量超過許多,要求縣教育委員會再詳細檢查並延後開學,縣方急忙在各校園測量幅射,但未認真檢討就照常開學。

後來對教育部措施不滿的家長們站出來與政府溝通,5月2日提出61國、1,074個團體、53,193人的連署,其中包括台灣友人的協助,在此致上感謝。

交涉過程中,發現政府的基準沒有科學根據,缺乏充分討論及紀錄,且決定過程不透明。迄今政府仍未將基準撤回,因孩子們會受到非人道的輻射傷害,希望政府能早日撤回。現已開始第二階段連署,希望第一階段連署人可繼續參與。預計中文版不久後上線。

5月1日縣內250位家長集合一起保護福島的孩子,期望今後縣內外與全球一起保護孩子免受輻射危害,這將是大人對孩子所做最良善的事。(連署網址https://blog.canpan.info/foejapan/archive/19)

無聲之音要傾耳聽

「我將來結婚,若因被輻射汙染而無法生育,政府是否要補償?」最近在避難區的高一女生這麼問。「你這問題是嚴重問題,希望你不受影響。」東電副社長如此回答。學生再問「既然知道如此危險,應讓我們早點避難!」。

日本是個多地震的國家,竟有54座核電廠,而輻射的危害極大且影響深遠,年輕人的聲音社會都沒聽到,大人沒決定要避難,小孩就無法去避難。高中女生將來要孕育下一代,這也是下一代的聲音,大人應傾聽這種聲音。車諾比事故後,看到受汙染地區小孩有死亡、罹癌等悲慘情況受到震撼,大人沒有行動的話,福島的未來,就會像車諾比一樣。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46期會訊(2011.8.1)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關鍵字: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