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河川母親 我們與水的距離

作者: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王詩婷
河川,灌溉的命脈。由天上的水匯集成地上的川流,經過鄉間經過都市。不僅供應水源給人們飲用,同時也灌溉滋養作物的生長,各產業的發展運用也都少不了「她」。她是孕育我們的母親,卻同時也被人們當作排水溝的利用。今天我們邀請到了台灣乾淨水行動聯盟理事長,也是主婦聯盟新竹分社教委會主委 彭桂枝老師,來為我們分享河川議題的成果分享。
 
課程開頭老師便拿了有名的日本動畫神隱少女的一個段落做介紹,劇情中透過女主角的幫忙,男主角想起他是一條被人類遺忘的廢棄河川之神,找回了自己的名字。那麼,在我們的生活裡是否也有那一條被遺忘的河川呢?
 
講到北台灣的用水,桃園工業城、新竹科技城的水資源用量一定是榜上有名的。試想人一天要用掉250公升的水,而在新竹科學城一天就有可能用掉2.5萬噸的水。一噸水為一千公升,即可供給四個人一天的用水量,那麼換算為水費的話呢?換算下來即可知道費用之驚人。
 
北台灣的水資源從何而來呢?  照片來源:王詩婷
 
老師問大家,平常喝的水是什麼樣的味道呢?這時有住桃園的學員回答,桃園的水喝起來有土的味道;桂枝也分享了自己住新竹的喝水心得,因為居住的地方偏河的末段,所以他們家的水喝起來是消毒水(氯)的味道。這才知道末段的水為了要確保人們使用不會產生任何的病變,所以末段的水餘氯量須充足,自然就是氯的味道,桂枝還開玩笑說,有些家庭煮濃湯也會聞到濃濃的消毒水味,所以不太會喝湯。
 
桃園,曾有千塘之鄉的美名,因早期開發時周邊台地灌溉不易,故建造了埤塘來做灌溉水源,但後來桃園因為工業開發而逐漸消失,有些甚至變成廢汙水的聚集處。這時就有學員分享了,自家住在大園,埤塘底下農地水能清澈見底,但嫁過去的先生家種的稻田水卻是五顏六色,拿了一點土去驗,結果附近好幾公頃的農用地跟土地都有嚴重重金屬汙染,連養雞場的蛋也被檢驗出重金屬不能吃了。
 
居民們發現因為附近的工業區廢汙水管偷偷牽線,全部灌在農用埤塘裡面,等發現時早已汙染嚴重。然而養好土地不是容易的事,一次土地汙染就難以回來。原本日據時期的水路網絡做的非常好,如種田規種田,工廠歸工廠照理不會有問題。卻有些不肖業者私自打通水井直接把工業廢水灌進水源,灌排不分的最後結果,將會造成土地只能拿來住宅用難以再產生糧食。但,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的住宅嗎?
 
其實,不只我們需要乾淨的水,其他生物也需要沒有被污染的水。桂枝這時跟我們帶領學員們玩了一個「水上行不行」的遊戲,使用小小的迴紋針,輕輕放在水面上,利用水的浮力撐住,讓迴紋針浮在水面上不掉落。學員們紛紛興致高昂地,開始比賽看誰能在水面上放置最多的迴紋針,但進行到遊戲的下一步時卻發生了明顯變化,老師拿出了清潔劑(肥皂、洗手乳、洗碗精皆可)並在杯裡點上幾滴,水的表面張力被破壞了,只見原本浮在水上的迴紋針一個接一個沉進杯底。
老師這時解釋,清潔劑不只會破壞了表面張力,也會讓水中或是依水而生的動植物們無法存活,也會因清潔劑內的化學物質、金屬物質變成環境賀爾蒙的形式進到人體,造成水生動物雌性化的現象,而這些水生動物吃進了人的體內,長久累積也會造成人體的影響。
 
老師跟大家解釋清潔劑對水資源的傷害。  照片來源:王詩婷
 
講到最後,大家對水有了一層更深的體悟,原來水比我們想像中的更靠近生活,也跟周遭的一切息息相關,相信透過這次的課程與教案的結合,大家更能提升對環境關懷的行動力。
 
大家一起腦力激盪來討論  照片來源:王詩婷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