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酸甘甜-蕃薯籤飯

作者: 
吳素美/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兒時記憶,皆由朦朧的片段串聯起來。

幼年時期大家生活普遍都很苦,尤其是住在鄉下。以前只能吃蕃薯籤飯,說是飯,其實只有底層薄薄的一點點白飯,上頭是看不到米只有蕃薯籤。每餐吃飯總是希望媽媽給多點白飯少點蕃薯籤,加上因為我是老么,哥哥姊姊正在發育,所以從沒如願過。直到有一天,吃完蕃薯籤後肚子痛,從此以後要吃飯我都會告訴媽媽,我不能吃蕃薯籤會肚子痛,自此這番話就變成茶餘飯後,家人消遣我的話題了。
 
為改善生活和祭拜時可以有肉,媽媽養了好多火雞、鵝、母雞、豬……,其火雞的價錢很好,為了防半夜小偷光顧,就把火雞移到前院屋簷下。前院一半當火雞運動場,白天我要將牠從火雞屋放出來,餵食牠,天黑了才趕進去。當年,我身高跟火雞差不多,火雞很會啄人,我每天都怕的要死,可是從沒被牠啄過,牠可能認識我是餵牠的主人,爸爸會把我放在火雞的身上,讓牠載著我玩耍。
 
常常因為一照顧火雞,就忘記去餵後院的鵝。結果只要我一靠近,牠就要過來啄食,嚇得我都要哭了,也不敢進去將食物放在盆子裡讓牠們吃,只能用潑的潑進圍籬裡,常會被媽媽發現而遭挨罵。有一天,媽媽要出門前將鵝放出圍籬讓牠出來覓食,那天是我記憶中悲慘的日子,只要我一走出屋子,鵝就一轟而上,我怕得拔腿就跑,鵝卻一直追著我和啄我,我邊哭邊叫直到爺爺回來救我。
 
從此,我更害怕鵝,每次看到鵝,不管是我家或別人家的,我一定拔腿就跑,只要我一跑,鵝就追著我,我每一次都會被啄得哇哇叫,半夜會做惡夢,為此後來媽媽就只好放棄養鵝。
 
那時,每天練習數數就是數著火雞、鵝、雞隻有沒有少了,一天要數好幾回,因為我的工作就是要把牠們餵飽又不能少,如果少掉一隻我就要趕快去找,看他有沒有躲到哪裡忘了回來。有一天,少了一隻鵝,找了一整天找不到牠,我媽媽回來如果知道,我的皮一定癢的,就想著在她沒發現前我一定要先承認,要不媽媽會更生氣。沒想到,我不只沒被罵,還誇獎我有認真照顧這些家禽,後來才知道鵝並沒丟,而是被媽媽抱出去賣了。
 
雖然想起以前日子很苦,但有太多是現在的孩子沒有過的體驗,回憶起來有一點點酸酸的,但是內心卻是無比充實。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40期會訊(2010.8.1)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關鍵字: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