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6【給我安心紅豆 ~ 拒絕固殺草落葉劑】新聞稿

相關的行動議題: 
發佈單位: 

 

給我安心紅豆 ~ 拒絕固殺草落葉劑

    衛福部因應農委會防檢局以農民慣行在紅豆採收前使用落葉劑需求的申請,於520日公告增修訂紅豆的固殺草農藥殘留容許量,由原本不得檢出(0ppm)增修訂為2 ppm。農委會擬公告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採收的落葉劑,亦即未來不只是用來除草還可大面積直接噴灑在紅豆植株,嚴重影響紅豆產業朝向友善耕作發展。我們認為這是不必要的開放,為了消費者,特別是孕婦、胎兒的健康,呼籲各界動起來,要求衛福部撤銷此案。

1.     農藥政策搖擺不定,經費付諸流水

    20202月起禁止販售與使用除草劑「巴拉刈」,農政單位同時也花費大量公帑作田間實驗並補助農友試用相對安全的氯酸鈉溶液與壬酸提出替代性方案做為紅豆落葉用途。其中壬酸毒性低、植株乾燥只需要一周,屬於除草劑界的安全資材。直至目前也都有編列預算補助農民使用,現在防檢局主動開放農藥固殺草,無疑是與農藥十年減半政策相違背。

2.     固殺草具有神經毒及生殖毒性,歐盟於2018決議禁用

    動物實驗顯示固殺草會引發陰道出血、流產與死胎,具有嚴重的生殖毒性,「可能傷害未出生的孩童」、「可能造成難以修復的受孕風險。」此外,施用固殺草的馬鈴薯對嬰兒有急性風險,幼兒的攝取量必須嚴格控制。        

    固殺草具有的生殖毒性,除了急毒性,老鼠試驗顯示長期接觸會導致空間記憶喪失、腦部若干區域產生變化、後代有類似自閉症特徵。對人類和其他哺乳類可能傷害腦部與生殖系統(包含胚胎),也會降低環境的生物多樣性。

3.     固殺草水溶性高,恐影響水生環境生態

    固殺草水溶性高,針對水生物種、田間天敵生物及昆蟲都有生存風險。施用會對水生環境造成衝擊,一旦下雨或農民引水灌溉田地,固殺草會跟著水跑到周遭環境,蛤、蚵和特定魚蝦種類,都有可能被影響。

4.     常規農藥檢驗並無固殺草,食安誰來保障?

    一般常使用的農藥殘留檢驗法品項380項中,並沒有固殺草這個項目,如果要確認紅豆是否有殘留固殺草或超標,必須採用另外專屬的檢驗方法,否則只是按照例行抽驗,根本無法檢驗出是否有固殺草殘留。一旦開放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後,政府的檢測如何落實?

5.     支持台灣紅豆友善種植,拒絕固殺草落葉劑

10年來,我國進口紅豆的前五大國家,分別是澳洲、加拿大、阿根廷、美國和泰國,這些國家「均未訂定固殺草於紅豆之容許量」。一旦台灣開放使用固殺草並訂出2ppm容許值,標準將比進口國更寬鬆。歐盟、Codex也沒有特定針對紅豆訂標準,但乾豆類的殘留容許量訂為0.1ppm,也都比我國訂定的2ppm嚴格。若是進口紅豆便宜又更安全,國產紅豆產業恐面臨崩盤!為保護台灣紅豆產業永續發展,絕對不能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使用。

因此,我們強烈要求衛福部、農委會儘速回應以下訴求:

一、     呼籲衛福部撤銷本次增修訂固殺草殘留標準之公告

二、     公開農委會農藥技術諮詢會評估核准固殺草新增使用範圍的會議資料

三、     要求農委會重啟討論,邀請產業界、專家學者和消費者召開公聽會

主辦單位: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新聞連絡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執行長 吳碧霜 (0922-226833)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行政主任 張玉鈴(0921-890916

 

各國固殺草施用於豆類的農藥殘留容許量規範/單位ppm



國別/規範


澳洲


加拿大


阿根廷


美國


泰國


中國


codex


歐盟


日本


韓國


豆類

除草劑


0.1



無資料



0.05


2


0.05


0.1


2


2


豆類

落葉劑


 


大豆2

白豆0.5


 


 


 


 


 


 


 


 


紅豆

落葉劑


各國均未訂定固殺草為紅豆落葉劑之農藥殘留容許量

 

屏東縣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

    由於屏東縣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有要事無法北上參與記者會,特地在此提出書面意見,以下:

     雖然我因為要務在身,無法特地北上參與記者會,但我希望可以透過書面意見回應消費者的期待。

     我首先要說,萬丹是紅豆產業的故鄉,對萬丹人來說,紅豆絕對是地方發展最重要的農產品項目,意思是紅豆產業的好壞與萬丹發展息息相關。得知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願意站出來,以消費者的立場召開記者會,公開表示支持國產紅豆的立場,我內心感動無比。

     我們可以想見政府制定政策的為難之處,但我們希望農委會能夠看到,有更多農民願意共同推動紅豆產業的升級,讓國產紅豆除了高品質以外,更有不容質疑的安全性。

     固殺草本身是除草劑,對農民的田間管理是很重要的藥劑,但是除草劑是否適合拿來使用在紅豆的採收落葉上,需要更謹慎的專業試驗與觀點,尤其中興大學植病系退休教授曾德賜也一再呼籲,固殺草的生殖毒性是防檢局要特別謹慎處理的議題。

     除了專業之外,我們身為產地的生產者代表,也希望政府能正視消費者的疑慮。畢竟,生產者是為消費者服務,農民的耕種行為不只要保護自己、維護環境,更要能保障消費者食的安全。因此我們特別期盼政府能拿出魄力,盡速以公開透明、專業討論的方式,為紅豆產業危機解套。我認為,危機就是轉機,希望透過這一次事件,還一碗安心的紅豆湯給台灣社會,重振國人對國產紅豆的信心。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