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午餐「凍漲」的迷思

作者: 
張明純/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中分會副主任

黑心地溝油,讓兩年來接連不斷的食安風暴再添一筆。5日衛福部食藥署掌握的235家使用全統香豬油的業者中,不乏知名大廠商。不讓人意外的是,彰化縣衛生局稽查215間學校,公布17間便當工廠與食材業者均為使用全統香豬油,國中小學生每天的校園午餐,想當然耳,果然一定跟著中標!

食材費用近年來水漲船高,上班族與家庭主婦感受深刻,但詭譎的是,各縣市的校園午餐多年來卻未曾調漲。這代表了甚麼呢?如果您是團膳業者,或者是自辦午餐校園負責採買的承辦人,第一個考慮的絕對是「壓低進貨成本」。以台中市來說,高達七成的學校是由團膳業者供應午餐,目前平均每個公立學校學生ㄧ餐負擔的費用是40元左右,但團膳業者表示,扣除人事、管銷、水電相關費用,真正用在「食材」上的經費,約只有26元。全由苗栗縣政府買單的校園午餐則是每餐每人32元,掐指一算,苗栗縣的學童被分配在食材上的費用更低!

當「凍漲」成為執政者的政策,看似幫家長們省了荷包,討好眾多選民,但接下來的連環效應其實是這樣的。因為必須壓低成本,讓餐飲與團膳業者不得不尋找低價位的食材,接著就會不時看到死豬肉、黑心油、農藥超標蔬果等低價食材可能進入校園午餐,讓一年要在學校吃200餐的國家未來主人翁,吃著看似物美價廉的午餐,成長發育中的身體承受高度的健康風險。然後,衛生當局防止午餐食物中毒之餘,還要更加嚴格把關食材的安全,調派已顯窘迫的稽查人力,想方設法調高檢驗預算,疲於奔命之時,檢驗出來有問題的食材,卻也早已下肚。為了強化把關機制,台中市政府衛生局更在八月底召開會議希望團膳業者強化自主管理,但自主管理的檢驗項目琳瑯滿目,估計每家廠商每年要多負擔60萬到100萬元檢驗成本。台中市餐盒食品商業同業公會明白的告訴我們,許多撐不下去的團膳業者早就倒了,正派經營的團膳業者卻因為做的是校園午餐,承受著比一般餐飲業者更大的規範要求,但這樣下去,不少業者已經明確考慮退出校園午餐招標,減少每日供餐數,拒絕「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嚴苛條件。

 一餐食材只有不到26元預算,要有三菜一湯外加水果,這樣的價格別說「有機」,連「農藥合格殘留」的標準,都快要成為奢求。如此這般周而復始的循環,一年又一年上演,地溝油流入校園午餐,實在也不會令人意外了。

國人對於食材的「願付價格」有多高?這其實是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我們曾經問過不少家長,若是ㄧ餐提高5元,孩子可以吃到較安全的食材,你願意嗎?出人意料的是,不少家長都同意!一餐多5元,一個月才多100元,不但一般家庭出得起,弱勢戶也因為教育當局早有免費供餐政策,也不會增加額外負擔,團膳業者也可以有空間購買較安全的食材。當然,我們並非強調「調漲」就是解決所有午餐食材安全問題的萬靈丹,在食品與糧食生產已經走向工業化的今天,農政單位在源頭用藥上需要更加嚴格的管理,衛生單位檢驗把關的項目與頻率得更加頻繁,這些都是把關食安不可或缺的必要手段。只是,當我們提高對於食材的「願付價格」,讓孩子吃的好ㄧ些,這不也是促成學校、家長、公部門朝向三贏的局面發展嗎?

自由主義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他著名的《國富論》中,曾說過這麼一句經典言論:「我們的晚餐,不是來自於屠夫與釀酒師的善心,而是來自於他們的自利。」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一分錢一分貨,低價果真買不到好食材,好食材得歷經農人與生產者的千辛萬苦,友善環境作法的堅持執著,才上得了餐桌。地溝油事件,是我們該好好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了。

(作者為台中市學校健康午餐促進委員會 委員)

本文投書蘋果日報, 刊登於2014/9/6論壇之焦點評論 [一餐26元 能不用餿水油嗎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關鍵字: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