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愛.學習.重生-筏子溪河川願景座談會記實

作者: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2005年,主婦聯盟台中分所週二及週五讀書會跳脫書本閱讀,走出戶外,對筏子溪展開「走讀計畫」。
 
從初步探察到深入了解,讀書會的會友們看待筏子溪,從素未謀面的路人甲,轉成為熟悉且相惜的朋友。筏子溪畔有四千多年歷史的惠來遺址、有百年歷史的三級古蹟——張家祖廟、有兼俱傳統與巴洛克風格的德興堂……筏子溪裡有溪蝦、溪哥、鯰魚、鱸鰻……當然也提供相當的食物給飛鳥,如紅冠水雞、沙燕,鷺科的大白鷺、小白鷺更是常客。
 
筏子溪也是週遭良田百頃的母親河,河圳像綿密的微血管,提供了豐富的水脈,滋養世代的大墩人。傍著筏子溪,南屯區成了台中最早發展的地區。筏子溪不是泱泱大河,但也相當程度的阻攔河岸間的行往過來,需要乘竹筏往來交通,所以就稱她筏子(排仔)溪!
 
讀書會裡讀到的筏子溪是感性美麗的,走過現代的筏子溪隱身在車龍水馬的中港路、高鐵在筏子溪的河床上疾駛,甭提外地人,連許多台中人都不識這條在地的筏子溪。
 
筏子溪上游原有台中工業區、近年來入駐中部科學園區;工業發展及人口大量入住,同時帶來工業、家庭廢污水排放的污染。當我們在歡喜迎接景氣的燕子時,筏子溪正一點一滴地失去了她的生命力……
 
筏子溪與台中分事務有了五年前這場美麗的邂逅,近來更因其上游的中部科學園區引發的污染問題,使我們不得不時刻關注著我們的母親河。99年9月3日,由行政院水利署主辦,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協辦,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中分事務所承辦的「99河川日~織百年願景第四談~筏子溪河川願景交流會」於台中市犁頭店社區大學舉行,將長期關懷筏子溪流域的社群匯聚一室,與公部門水利單位——第三河川局直接面對面正式開講。
 
將筏子溪流域社群關注的議題完整呈現:邀請惠來遺址保護協會劉曜華老師談惠來遺址保護的艱辛過程;台中市犁頭店鄉土文化協會理事長黃慶聲談筏子溪的文化淵源;台中市原鄉文化協會江慶洲談筏子溪的聚落文化;鳥王工作室鄭建昌老師談20餘年來筏子溪的生態變化;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張豐年醫師談筏子溪的河川污染;亦請筏子溪的中央主管單位:水利署第三河川局張廣智局長談筏子溪的整治與規畫願景。
 
一條健康可以親水的河流生物具有多樣性,有豐富的生態。如同全台灣所有河川一般,筏子溪面臨因河道改變、人為整治、地貌變遷,經濟開發、氣候變遷的急驟降雨而造成水患,種種因素都讓筏子溪變得難以親近。筏子溪畔有惠來遺址,為什麼不能在台中的高鐵門戶——高鐵烏日站成立惠來遺址的展示空間,向復往過來的旅人介紹台中四千年前筏子溪原住民——「小來」的故鄉?因為筏子溪,南屯的犁頭店成了台中盆地漢人最早發展的地區,豐富的聚落文化可供探尋,因為「水」,人與土地相親依存的記錄,是文化的根源,是原鄉的力量。
 
一個城市是否「文明」,端看其對待古蹟的態度;當然河道整治時,應將沿岸的文化古蹟保存列為重要考量。不論與談或出席民眾均提出衷心的期盼:當水泥化的河川整治禁不起大自然考驗時,是否應師法先民智慧——識「水性」,遵循大自然法則地與河川和平共處?
 
重視高科技工業發展帶來廢污水排放問題,當筏子溪的污染問題尚未解決之前,河川行水區內不畫設運動公園、遊憩等親水措施;更應以廣植原生種植栽護岸,減少人為蠻橫介入。透過了本次座談會,流域社群為筏子溪現況提出建言,與公部門有了直接的溝通平台。水利署第三河川局張局長展現貼近民意的熱忱,不規避問題,誠懇地對與談人、民眾提出的建言一一回應,同時亦把公部門的行政困境提出,有助於彼此間的溝通了解。會中有了成立筏子溪流域聯盟的共識,第三河川局邀請市政府都發處及水利會等相關團體,針對筏子溪各項議題,定期開會、溝通,讓筏子溪的未來發展符合眾人的期待。
 
更期待公部門日後面臨河川整治問題,因為本流域聯盟的運作,在與國家重大建設相抵觸時,得有流域聯盟的共識、民意基礎做後盾,為我們的筏子溪做最長遠久安的規畫。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41期會訊(2010.10.1)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關鍵字: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