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紅豆,你應該知道的事】

相關的行動議題: 
發佈單位: 

衛福部因應農委會防檢局以農民慣行在紅豆採收前使用落葉劑需求的申請,於5月20日公告增修訂紅豆的固殺草農藥殘留容許量,由原本不得檢出(0ppm)增修訂為2 ppm。據此,農委會擬公告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採收的落葉劑,公告一旦通過固殺草未來不只是用來除草,台灣還將成為第一個將固殺草直接噴灑在紅豆植株上的國家。

歐盟官方評估固殺草具高生殖毒性不得使用,

防檢局卻執意要開放?

   防檢局說依照他們推薦的用法,只要紅豆的固殺草殘留低於2ppm,對消費者就安全無虞。依據動物實驗顯示固殺草會引發陰道出血、流產與死胎,具有嚴重的生殖毒性,「可能傷害未出生的孩童」、「可能造成難以修復的受孕風險」。此外,施用固殺草的馬鈴薯對嬰兒有急性風險,幼兒的攝取量必須嚴格控制。固殺草在老鼠試驗顯示長期接觸會導致空間記憶喪失、腦部若干區域產生變化、後代有類似自閉症特徵。對人類和其他哺乳類可能傷害腦部與生殖系統(包含胚胎),也會降低環境的生物多樣性。

    固殺草具生殖毒性屬1B的高毒性等級不符合歐盟2009年推出的植物保護產品規範,在2017年10月1日許可使用到期後,不再核發許可證,等同禁用。歐盟食品安全署,在2015年發表評估報告,建議改變固殺草的MRL,在所有126類植物產品中,有52類建議調降,只5類建議調增。其中乾豆類建議由0.1 ppm降到0.05 ppm。目前歐盟、Codex也沒有特定針對紅豆訂標準,但乾豆類的殘留容許量訂為0.1ppm。

我國若訂為2ppm(歐盟的20倍),還能期望消費者不擔心嗎?

    防檢局說明:紅豆採收慢會影響下一季水稻的種植,因此,提供一個農藥選項讓農民更方便於採收操作,並不是鼓勵農民使用。

    林淑芬立委調查資料指出,現在紅豆田不施用落葉劑者達到628公頃、使用氯酸鈉者有1,167公頃,使用無人機噴施壬酸者有1,220公頃,三者相加超過3千公頃,亦即全臺灣紅豆栽培面積6千公頃中,已有超過一半的紅豆田不使用化學農藥於紅豆植株落葉,朝向農委會十年農藥減半的政策方向前進,現在開放固殺草用於紅豆植株乾燥,「這條十年農藥減半的政策還走得下去嗎?」

    美濃區紅豆產銷班蕭成龍班長表示:自從數年前有除草劑「巴拉刈」即將退場訊息,改良場與農會均辦理紅豆、黃豆「非農藥落葉劑使用方法」研習示範,並大力補助施用,農會也與不使用農藥落葉劑的農友進行契作收購,不了解防檢局為何執意開放固殺草,卻說將選擇權交給農民?!過去幾年我們(農民)已經努力配合政府宣導改用友善落葉方式,不應該再開放其他農藥誘惑農民使用。

常規農藥檢驗並無固殺草,食安誰來保障?

    郭華仁老師提醒:一般常使用的農藥殘留檢驗法品項380項中,並沒有固殺草這個項目,如果要確認紅豆是否有殘留固殺草或超標,必須採用另外專屬的檢驗方法,否則只是按照例行抽驗,根本無法檢驗出是否有固殺草殘留。一旦開放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後,政府的檢測如何落實?

與其又要使用人們的稅收編列檢驗預算,作為環境、生物、食安的控管檢驗,還不如持續鼓勵友善耕作的農友。

農藥管理須重源頭做起,正確用藥才能確保安全

    曾德賜教授表示:固殺草在落葉劑的應用與管理,務必要能有專業的用藥輔導和良好的殘留監測與風險管理,否則一旦發生問題誰能負責?這次議題再次凸顯台灣農藥管理政策的缺失,源頭專業管理沒做好,問題是無法解決的!

    除了大家討論固殺草的毒性外,藥毒所有沒有考慮到呼吸和皮膚暴露,對農民使用者的風險?「開放的前提是風險控管一定要做,農藥的施用者是農民,噴藥的時候會噴到臉上、身上。」曾德賜教授表示,噴灑農藥需要專業的訓練,但不只農民還有代噴業者經常為了便利,很難依循安全使用的劑量指示。「常常導致施藥者慢性中毒,死因難以確定,致死率無從估算。」他提醒,如今台灣政府力推無人機噴藥,藥劑更濃又缺少嚴格把關,未來問題將更複雜嚴重。

    依照現行農藥管理規範,針對固殺草開放的試驗、法定程序都已經完成,衛服部依法公告並無問題,但是在目前農藥販售及管理體制下,若無完整配套及開放使用,將會有安全上的風險。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