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團齊怒吼 立刻退回深澳案 非核低碳不跳票

作者: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位於瑞芳區的深澳燃煤電廠,曾是台灣發電量最大的電廠,於2007年除役,2011年拆除。台電原決定在原址重建超高臨界燃煤機組,也已通過環評,但因遭當地居民強烈抗議而擱罝;2017年台電再提「深澳電廠更新擴建計畫」, 並於今年1月29日環保署舉辦的深澳燃煤電廠案第三次環差初審,經過討論,小組給出「修正後通過」、「重作環評」兩案並陳建議給環評大會決定。

備受爭議的「深澳電廠更新擴建計畫」的環評大會將於3月14日舉行,有鑑於該案對於生態、空污、碳排及能源轉型造成嚴重影響,生態獨立研究者梁珆碩博士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綠色和平在環評大會舉行前夕,3月12日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行聯合記者會,緊急呼籲包括環保署長李應元、副署長詹順貴在內的21位環評委員,退回危害生態、加重全台空氣污染,且違反政府減煤減碳政策的深澳燃煤電廠擴建計畫。

非核減碳 2025還要燃煤?

綠色和平專案主任蔡佩芸則強烈質疑深澳燃煤電廠興建的必要性 。她表示,政府規劃在2025年燃煤發電占比從現在的45.4%降至30%,若依據政府2025年燃煤發電需求之最大預測值進行推估,屆時燃煤發電需求量將會下降。簡言之,現有的燃煤發電裝置容量已可以供應2025年燃煤發電量之需求。她質疑,政府若執意興建深澳燃煤電廠,將使原本2020年後逐步下降的燃煤發電總裝置容量,在2026年又會淨增加500MW,可見政府在減煤規劃上說一套,做一套!深澳燃煤電廠根本沒有興建的必要性。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洪申翰則表示,民進黨政府預計在2025年邁向非核家園,且燃煤發電比例要降到30%以下,但在深澳燃煤電廠的更新擴建案中,卻看到口號與政策間,讓社會大眾困惑的矛盾與落差。經濟部與能源局其實心裡很清楚,2025年如果燃煤發電的占比降到30%,屆時許多既有的燃煤電廠容量因數將會維持低檔與相對閒置。

洪申翰強調,深澳燃煤電廠更新擴建案之必要性相當令人質疑,在前三次環差專案小組的會議中,民間團體不斷要求台電與經濟部需完整提出各種替代方案的選項,讓社會大眾與居民進行周全的比較,但台電與顧問公司卻只有言不及義的敷衍之詞。深澳燃煤電廠就算完工也在2025年之後,跟近兩三年供電的相對吃緊毫無關聯,到時候我們真的需要新的深澳燃煤電廠嗎?到底為何我們只有燃煤電廠這個選擇?

破壞地方生態及周遭空氣品質

長期觀察深澳生態的梁珆碩博士指出,深澳燃煤電廠的卸煤港、防波堤會直接破壞藻類與淺海底棲生物的棲地;防坡堤下設的冷卻水放流水管,會因水溫升高對珊瑚礁等區域性生態有明顯而不利的衝擊;更會直接破壞灣澳地景及深澳岬的單面山地質景觀。

梁珆碩博士表示,深澳燃煤電廠的卸煤港預計於深澳灣興建數百公尺的防波堤,於第二次環差會議後,雖然修正為不接觸深澳岬角岩岸,但大型防坡堤興建導致的海域改變,直接破壞藻類與淺海底棲生物的棲地。他強調,深澳岬為未受破壞的自然海岸,同時為完整的單面山岬角,砂質地層結構傾斜,由陸域延伸至深澳灣內,是一完整的地質結構。防坡堤的構築對於自然海岸與地質完整性的破壞甚鉅。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專員周于萱指出,氣候變遷導致台灣近年面臨越來越頻繁的強降雨、颱風、極端高溫或低溫,甚至冰雹、霰或雪。她強調,深澳燃煤電廠的興建,不但會增加更多排碳,加劇極端氣候,更直接會增加細懸浮微粒(PM2.5)濃度,影響北北基地區的空氣品質。

今年(2018)1月份新北市政府召開記者會,祭出打擊空污的7支箭,目標要在2年內達成「減少一座燃煤電廠污染量」,其中一項重要的政策包括「停發生煤許可」。一個拿不到生煤許可的燃煤電廠,要如何發電?最後是否又是台電耍賴,要求中央壓著地方硬發許可?如此一來不但幾乎抵消掉雙北地方政府在空污防治所作的努力,還要由北北基的民眾來承擔後果,忍受PM2.5濃度增加將近2微克/立方公尺的生活。2025年的我們,真的需要深澳燃煤電廠嗎?

周于萱強調,國內外的各種研究皆顯示空氣污染及PM2.5是健康的隱形殺手,影響範圍從頭到腳幾乎無所不包,例如:腦部、眼睛、肺部及呼吸道、骨頭等。其中,發育中的兒童與青少年所受到的影響遠高於成人,像是可能造成早產、體重過輕、危害智力發展等。目前推估深澳燃煤電廠的影響範圍包含北北基地區,但是台電及政府並沒有將這些風險與市民溝通。認為應該先釐清興建深澳燃煤電廠的必要性,即使必須開發也要與未來將深受其影響的北北基地區居民說明深澳電廠的影響程度及範圍。

 

燃煤電廠符合2025的願景?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洪申翰則表示,台電面對此案始終以「現在不趕快通過環差,就會缺電」、「如果要用其他替代方案,就要重做環評,這樣時間會來不及將導致缺電」來拒絕更完整的評估要求,對於這樣的敘述,很多了解未來能源規劃情境的專家學者都甚感疑惑。因此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將2025年(深澳燃煤更新案預計運轉的年度)前後數年的備用容量率情境計算,不管是以高或低的平均用電年成長率帶入,皆可發現2025年後,不論深澳燃煤電廠是否運轉,備用容量率皆在穩定的15%之上。

洪申翰強調,從穩定電力的角度來看,在台灣社會大眾對於空污的風險認知逐漸提升的趨勢下,未來各地燃煤電廠的運轉限制勢必增加,再加上電力排碳係數的限制,與其他發電方式相比,燃煤電廠在穩定電力供需與整體調度的角度來看,將為供電的穩定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且在2025年台灣再生能源佔比將升高到20%之際,屆時電力系統最大的挑戰早已不是供應端的裝置量不足,而是整體電網必須要因應綠能提高佔比後的間歇起伏,與國際碳排放的承諾目標。因此台灣需要投入的是更多的儲能設施、更高的能源使用效率、更即時靈活的削峰填谷需量反應,與快速升降且調度彈性更高的燃氣機組,顯見燃煤電廠並不是最好的強化穩定方案。深澳燃煤更新案的預算高達1000億,為何我們不拿這1000億投資在更對症下藥的強化穩定方案上呢?

綠色和平專案主任蔡佩芸強調,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 推估,如果要將全球升溫控制在2度C以下,幾乎所有的燃煤發電都必須要在2050年前淘汰。

 

在場所有環保團體疾呼,要求政府重新評估興建深澳燃煤電廠之必要性,考量燃煤電廠所帶來的巨大衝擊,臺灣根本不應該再把燃煤發電做為未來新電源開發的選項!

記者會的最後,學者專家與環團共同呼口號「退回深澳燃煤 北部空品不惡化;退回深澳燃煤 減碳目標不跳票!」並要求環評委員做出「退回深澳電廠更新擴建計畫」的決定。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