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一瞥(下)

作者: 
陳曼麗/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林芳紀:觀察日本社會的轉變

東京大學另一位受訪學者林芳紀(Yoshinori Hayashi)特任講師加強說明:學者初期與政治家合作,不會有危險,但長期會喪失公信力。電力公司應負責任,核能不只是供電,也是社會議題。在日本東電公司長期支付鉅額「媒體對策費」,媒體倚靠東電,所以報導不夠確實。還好現代人透過網路、臉書、推特傳遞更多資訊,有別於政府資訊的選擇,這是311事件所帶來新的轉變力量。前一波,1995阪神大地震,對日本正向轉變是義工增加很多,大家都樂於協助別人。福島核災事件後,有些學者與社團一起提出問題和觀點報告,國際核能專家來日本發表論文,都會形成新的公信力。
 
長瀧重信:日本輻射醫療大老
 
日本輻射醫療大老長瀧重信(Shigenobu Nagataki)教授,曾任長崎大學醫學院院長、廣島輻射效應研究院主席,很多人都是他的學生。現已八十歲的長瀧教授,身體仍非常硬朗,他目前擔任日本災後內閣層級振興諮詢委員,最近還出了一本書〈核能災害,放射線對健康影響的對策〉。他和夫人一起邀請我們到大觀園共享豐盛的中國菜。
 
「緊急疏散圈應該比20公里再遠一點,」他語重心長的說,「政府要想人民發生意外時該怎麼辦?」我請他給台灣一個建議,他認為,公眾教育應該愈快越好,政府要經常和人民溝通,提供訓練,確保食物安全,對於貧困的人,更要努力協助他們。
 
山下俊一:已待在福島近一年
 
福島醫科大學副校長山下俊一(Shunichi Yamashita)教授,已進駐福島快一年了,整理很多第一手研究資料交給張武修教授。他說:很幸運,這次輻射塵80%飛向海洋,留在陸地上只有20%,又因地形,所以是沿著兩山中間前進,形成倒弧形曲線路線。日本花費數百億建置 「緊急核災應變資訊系統」,此次完全沒有功能,訊息錯誤,反倒造成居民跑到高風險區去,後來才更正。由於他在靠近福島地方工作,我不禁問他,這一年是否有台灣官員來向他取經。他說:沒有。我覺得很遺憾,原來台灣政府還在閉門造車。
 
後記
 
其實我們去的福島,離福島核電廠還有五、六十公里。二月底,福島的溫度是零下兩度,清早起來,天空飄著雪花。吃著冷冷的飯團、醃漬菜、青菜,配上溫暖的味增湯,熱熱的咖啡,看著街上匆忙上班上學的福島人。這一年來,福島訪客應該很多吧?我們在飯店裡就遇到幾組媒體人,追蹤福島一年的變化,這可是全世界都在注目的311!
 
日本的超市販賣食品,都會標示產地,現在有部分會標示「安全」,表示沒有輻射,讓消費者放心。公共場所實施節約能源,有些電梯關閉,餐館照明也降低,大樓很多都關燈,夜裡的東京,不再燈火輝煌。日本54座核能機組都沒有在運轉的情況下,日本仍然沒有缺電,這個民族真是能夠共體時艱!
 
回到台灣,我看著政府的表現,仍然告訴我們:台灣的核電安全做得比日本還好,台灣不會發生福島的災變!我想到身歷福島事件的教授們所提出善意的忠言,我真希望台灣政府還是要謙卑一點,完全保護人民。
 
(全文完)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50期會訊(2012.4.1出刊)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 
關鍵字: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